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三国]赤兔 01

东汉末年,朝政日非,阉党专权,生灵涂炭。

 

太平道的小青年张角在屯里是出了名的热血,成天领着他两个弟弟给乡亲们做演讲,想像陈胜吴广那样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可惜屯里那些看着他穿裤衩长大的大叔大婶们,完全不吃这一套。

 

“阿角啊,都多大的人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好好种地!看把阿梁阿宝瘦得……”

 

“阿梁阿宝你们也劝着他点,别老跟着他胡闹!说句不好听的,人陈涉吴广小小年纪就有能耐,你们这面黄肌瘦的,枪杆子都握不牢吧?”

 

张角刚想反驳,乡亲们不知怎的又扯到朝政上去,脸上愁云渐渐聚拢,氤氲成阵阵无奈的喟叹。头顶阴云密布,似乎汉室祚衰以来就没见过什么晴天。张角看众人那样子,心里难过得紧,又莫名因他们这副逆来顺受的嘴脸而愤怒,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

 

“苍天已死!”

 

然后他在众人或惊讶或震撼或轻蔑的眼神中冲出人群,连弟弟都忘了顾。

 

张角狂奔了很久,在筋疲力竭时随便找了处溪边坐下,掐着草叶抱怨起命运不公:“如果他们信我,定不会再吃那苦!凭什么瞧不起人!倘若我有天授神力……”

 

“嘿,小子,想学吗?”

 

张角被突如其来的苍老声线吓得跌坐在溪水里,屁股被鹅卵石硌得生疼。

 

“你你你你你你谁谁谁谁谁!”

 

“吾乃南华仙人是也,适才听闻小兄弟胸怀大志奈何无才,故而连连嗟叹。吾即将飞升,存《太平要术》三卷,得之,则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人去万事空,既你我有缘,我便授了你。”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河岸上看他,掏出三卷破破烂烂的竹简给他,“切记行善积德,藉此天书以达非望,必引火自焚。”

 

南华仙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然后往林子深处走去。

 

“哎老头……老仙人等等!”张角毫无头绪,抱着竹简追上去。

 

老头子转过头来神秘一笑:“就知道你会疑惑,吾已时日无多,上头催促得紧,这样吧,我有两位朋友——”他沉吟片刻。“一个叫于吉,一个叫左慈,若有机缘见着,你可以问。年轻人,再见。”说罢竟真化作一缕轻烟随风而去了。

 

张角嘴张着半天没合拢,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好像真他妈的被上天眷顾了一回。他胡乱抓了一卷摊开,上面是什么召星唤神之法,将信将疑地对着杂乱无章的字念了几句,风平浪静,天色依旧。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蠢。

 

“连一个小老头都能欺负我!”张角举起竹简摔出五尺远,想了想还是捡了回来揣在兜里往家走,“哼,正好今天没砍柴……”

 

然而张角回到家门口,远远就看见弟弟们对着屋子傻站着。他走到弟弟身边刚想问个究竟,看到屋子之后自己也目瞪口呆了。他们那几间挨在一起的小草房生生给砸塌了一半,屋顶简直惨不忍睹,愤怒跟心疼之余,张角心里忽然“咯噔”一声——莫不是那老仙的召唤术真的召了个什么鬼怪来?

 

还没来得及细想,就隐隐看见屋里似乎有个人影,正在翻箱倒柜。

 

“大胆窃贼竟敢趁火打劫!”张角眼疾手快,捋起袖子一个箭步冲进了屋,但——

哪有什么人影。屋里甩着尾巴,呼哧呼哧打着响鼻的,分明是一匹马。

 

那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顶,高八尺。

 

千里良驹也。

评论 ( 2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