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青瓷

*明楼是怎么把阿诚捡回来的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想玩深夜60分但是因为培训错过了投稿时间所以只能自己发着玩了SAD


*借用了原著小说的阿诚身世设定和大哥的一句话


*Ready?Go↓


=============================


「美人在骨,不在皮。」




明楼头一次细细端详阿诚,是在仲夏初一的夜晚。暑热未消,就在几个钟头前的白日他在学校旁捡回了这个孩子。彼时少年气若游丝,轻飘飘横在路灯杆子底下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跑的布片,凑近了看才发觉那脏兮兮的青布长衫里支楞出的一副瘦骨嶙峋的架子。明楼俯下身去欲将少年翻过身来看看模样,不料刚一触及肩膀,衣袖便被死死攥住,少年的指关节掐得发白,明楼挣了两下竟没挣开,视线上移,一双鹿眼又黑又亮,带了狠厉和决绝瞪着他,在看清了来人的样貌之后才又缓缓阖上,整个人如释重负般地彻底昏了过去。




紧攥着明楼手腕的指节也随之松了松却不肯放,腕上是青紫和新旧交错的红痕,一路蜿蜒着爬进袖口。明楼轻轻掰开那只手,纤长匀称,骨节分明,是蒙了灰也掩不住光华的上好青瓷。




明楼认得这双眼和手,它们属于那个逢年过节藏在桂姨背后沉默乖巧的男孩。但那双温和的眉目间本不该有这样歇斯底里的神情;那双手…也不该这般伤痕累累,薄茧丛生。




明楼眸色一沉,抱起神志不清的阿诚,走向桂姨的居所。




”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




在以后的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光景里,他也鲜有再像这般冲动过。




夏虫啁啾,将明楼陷在白日那场风波的里的思绪绕了回来,他定定心神,拧开了阿诚房间的门把,屋里没有开灯,只听见窸窸窣窣一阵响动,后又归于沉寂。




”阿诚,是我。“




沉默良久。




明楼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逐渐辨认出阿诚绷直了脊背坐在床尾的轮廓。朔月无光,少年一双眼却是黑得发亮,敌意褪去,戒备犹存,无甚血色的嘴角抿成一条线——看来他的小鹿还是惊魂未定。




”不用怕,她后来确实来找过你,不过被我轰走了。“明楼放缓了脚步朝床边走去, ”她不会再来了,不用怕。“




少年敛着水光的眼睛不动声色地追随着明楼的身形直到自己跟前坐下,明楼一直微笑着回望他眼底,加之刚才一番话确实有不小的安抚作用,阿诚眼神里的抗拒少了许多。




”上完药,感觉好点了吗?“明楼拉过他的手,细细检查腕上的淤青和伤痕,药酒的气息丝丝缕缕缠了满身但并不惹人厌。阿诚乖乖地伸着手,点了点头,目光在手和明楼之间走了几个来回,最后抿了抿嘴开口道:




“……大少爷。”




“嗯?”




“谢谢您。”




明楼抬眼看他,阿诚被盯着,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温柔顺从的模样,倒恍如初见。




“阿诚啊,不要再叫我大少爷了。”




握在手心里的指尖颤了一下。




“对不起……先、先生,我叫顺嘴了就——”




惊慌失措的语调。




“叫大哥。”




趁着少年愣怔的空档,明楼捉起他的右手,用自己的掌心裹着,在他左手手心里一笔一划写了一个字。




“这是「诚」,阿诚的诚,你的名字。你以后,就叫明、诚。你的手这么漂亮,该拿来写字才对。”




小阿诚的眼睛亮了起来,眼睫扇动了几下,一时控制不住,竟就这么抓着明楼的手落下泪来,他抬起手背去抹,却像是断了线一般怎么也抹不干净。明楼拉开阿诚的手腕,将人圈进怀里,小心不让眼泪蹭进他刚上完药的创口。阿诚终于嚎啕大哭起来,明楼一下一下抚摸他清瘦的脊背,决心要把少年这十年的委屈和辛酸,都揉进自己的胸膛里。




你弃之如敝屐,我偏要将之打磨成器,夺得千峰翠色来。




==================================


谢谢读完!然后一些废话_(:з」∠)_


*阿诚真的很像青瓷!被粗暴地对待之后碎过一次,变得不相信外人,凌厉割手。


但是大哥珍惜他,用心修补重塑他,把他原本的温凉又贴心的性格养了回来,而且内在因为重生的缘故变得更加坚不可摧——大概就是这样的设定!


*喜欢kkw的手和亮闪闪的眼睛!所以给阿诚套上了从小就手好看眼睛亮闪闪的设定!


*然后就出现了一些这样的脑洞:


(比如忠犬性质做家务的阿诚)“阿诚,你的手这么漂亮,做这些可是委屈你了。”


(比如伏龙芝回来被大哥调教的阿诚)“阿诚,你的手这么漂亮,这么握枪可不对。”


(比如大家能想到的污污的场合的阿诚)“阿诚,你的手这么漂亮,_______________。”


教练我想写啊————————!!(挠墙

评论 ( 7 )
热度 ( 80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