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 你是男生(上)(OOC慎)

*19岁的/家明风味的阿诚 vs 33岁的/原装的大哥
*全是OOC的妄想,可能会污,慎点、慎点、慎点
*脑洞来源kkw天天向上黑历史: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19810 
(我觉得很可爱啊其实!)
*我是备了轮椅来的,大哥你尽管来吧我不怕你打断我的腿。


===============================

凌晨三点,明公馆。

 

偏头痛若有似无,一阵阵慢性折磨着明楼的神经。他翻了个身顺口喊了句“阿诚”,才意识到空空荡荡的另半边床——阿诚被他派出去参加海军俱乐部的舞会,新任课长对阿诚青眼有加,是个取信的好机会——他的阿诚怎么这么讨日本人喜欢呢,好吧可能是他自己想得远了。

今晚不会人给他递水递药,抱着他的脑袋贴近自己暖热的胸膛替他揉跳痛的太阳穴,抑或是像猫科动物一般缩在自己怀里、任由他拿下巴去蹭他柔软的发旋,阿诚、全是阿诚,这觉看来是睡不成了——阿诚怎么还没有回来?

明楼端了一杯水走进书房,打开抽屉拿出阿斯匹林胡乱地吞了几粒,便开始处理第二天的工作。眼看晨光熹微,阿诚还是没有回来,海军俱乐部的舞会有那么令人流连忘返?明楼从来都是绝对信任明诚的,不管是行事还是为人,所以他从不担心阿诚会在行动里出什么岔子,或者是跟陌生的女人啊军官啊滚上床。但他就是要生气,决心等阿诚回来再好好教一教他,什么才是得体的社、交、礼、仪。

在清晨的阳光爬上明楼的书桌的时候,门铃响了。明楼三步并作两步走向门口,在下楼梯的过程中飞速思考了该怎么整肃他的秘书的工作效率,以及如何给他的弟弟上几节生动有趣的课,深吸一口气,拧开门把——

“大哥我回来啦——!”

明楼被扑了个满怀。

明楼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明楼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阿诚,本该出落得比他都高一点,现在却只到他肩膀的阿诚。

明楼抓住阿诚的双肩把人拎到面前仔细打量。

那模样、眉眼,如假包换是他的阿诚没错,但这个头、神情、穿着……

眼前的阿诚是稚气未脱的青年身量,清清瘦瘦没有什么肌肉;领口衬衫开了三个扣,漏出锁骨和小半个肩膀和胸膛;本人似乎浑然不觉自己的着装有什么问题,一双鹿眼忽闪忽闪盯着他看,忽然又皱起眉撅着嘴,似乎对明楼错愕的神情有些不满:

“大哥~你怎么啦?”

看见阿诚——不知道这还是不是阿诚了,总之先叫阿诚吧——修长漂亮的手指挽起一个丝毫不比女人逊色的兰花指,顺便感受到这句话里生动到都能具现化的波浪线,身经百战的明大长官头疼得更加厉害了。

(未完待续)

(中)戳我

评论 ( 3 )
热度 ( 117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