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你是男生(中)(OOC、污,慎)

*19岁的/家明风味的阿诚 vs 33岁的/原装的大哥
*OOC的妄想,忍不住就污了,慎点、慎点、慎点
*脑洞来源kkw天天向上黑历史: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19810
(大家都是看过1106天天向上的人了都懂)
*大哥你放心我觉得这种教育行为不是在犯罪哦

====================================
(上)戳我


“你跑去哪里鬼混了?现在才回来,还把自己弄成这个、这个样子!”

“明明是您亲自叫我去海军俱乐部的…他们一直缠着我喝酒,我又不能推!”语尾掺了哭腔,七分委屈三分……娇嗔。话是没错,非常正确,但也不至于胡喝了一通酒,整个心神都不对了吧?明楼额角突突地跳痛,张开拇指和中指垂头揉了揉,余光瞥见小阿诚扁着嘴的苦相,都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索性背过身去。

“跟我进屋。”又想到了什么,转头补了一句,“不准翘兰花指。衬衫扣好!”

“大哥~!”阿诚一路小跑跟着大跨步进客厅的明楼,一声“大哥”又颠出了波浪线,听得他头皮发麻,黑着脸进屋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阿诚不依不饶地拧着腰跟在后头转了半圈,在大哥面前站定,抱臂,鼓起脸颊申辩:“这是时尚潮流啦!整天那么一丝不苟的多老土,哦对了,昨天我看时装杂志上写了,‘听说最近敞扣的衬衫和眼镜更配哦’!”

说完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撑着沙发扶手软下腰凑近明楼,兰花指轻巧扯开了他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带,从最上面一颗开始挑开衬衫的扣子。

明楼顿觉气血上涌。

他的阿诚19岁时,应该还没有学会玩火。

“明诚!你疯了?吃错药了是不是!”

明楼鲜有勃然大怒的时候,回过神来,他已经拉高阿诚的手腕,反身把人摁在了沙发里。

再怎么变了心性,服从还是写在血液里,会因为明楼直呼全名的呵斥而不敢动弹。

“大、大哥你要…做什么?”

“好孩子,你还记得我是你大哥。”明楼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话说得重了,思忖片刻之后摘下眼镜,抿嘴勾起一个暧昧不明的微笑。

“给你上课。”

那瞪圆了的眼睛倒是与从前一模一样。余光瞥见他搭在自己肩头的手,小指又忍不住翘起来。明楼索性抓住那只手拉到跟前,张嘴咬了上去,唇齿轻轻啃咬指关节,舌尖错进指缝,缠上不听话的那根手指,舔舐尾骨,直到将整根指头都纳入口中吮舔含吸,故意作弄出粘连的水声。

“阿诚,”明楼叼着他的手指欺近他面前,侧过脸在他耳边吐出含混不清的气音,“下次这手再调皮…就想想大哥今天,是怎么疼它的。”说罢再度在指节上碾磨厮咬,松口前舌尖打了个圈,留下一圈嫣红的齿痕。

他又果然是他19岁的阿诚,完全符合他年轻时注视着阿诚时产生的所有绮念:会因为一点点的撩拨而情动不能自已,盯着自己的双眼闪烁着潋滟水光,逐渐泛红的眼圈像是受了惊的小鹿,看在眼里全是欲拒欢迎的味道。

明楼也不是很生气了,调教这样的阿诚让他前所未有地兴奋,但他又不想那么强硬地扳直他柔软的腰,抹去他脸上罕见的鲜活表情——这堂生理卫生课,他得春风化雨地教。

“还记得吗?阿诚,你刚来我明家,我就夸过你这双手好看。”

明楼挑起他的下巴,大手摩挲着光滑柔软的面颊,半强迫地让少年转头看着自己动作。另一只手十指交错将阿诚的右手按在皮制的沙发靠背上,沿着齿痕向下细细吻过。气音裹挟着炙热吐息变本加厉地灌进泛红的耳廓,覆着薄茧的指腹下磨蹭的面颊腾起一阵热度。

“我跟你说过,这双手这么漂亮,不该拿来干粗活,该用来——”

“写字。”吻过手腕。

“握枪。”吻过手心。

“伺候我。”

阿诚的左手被牵过,隔着西装布料覆上热烫的隆起。明楼及时凑上去吻住他的嘴唇,把惊呼堵在喉间。

“谁让你——用它去学女人了?”


(未完待续)

(下)戳我

评论 ( 30 )
热度 ( 123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