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 你是男生(下)(OOC、污,慎)

*19岁的/家明风味的阿诚 vs 33岁的/原装的大哥
*果然污了,慎点,慎点,慎点
*脑洞来源kkw天天向上黑历史: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19810 
*我竟然写了快3000字的肉渣(

=========================

(上)戳我

(中)戳我

然后大家都懂的:不老歌

有姑娘反映不老歌打不开那就:微博

=========================

发泄完之后,明楼圈着阿诚仰躺在沙发上喘气。阿诚浑身脱力,安静沉默地趴在明楼胸口,沉浸在余韵里的身体碰一下还是会忍不住发颤,青涩可爱。

 

明楼低头,吻他的发旋和红红的眼角。

 

“阿诚,你是男生。”

 

——可爱的、漂亮的、爱哭的男生。

 

阿诚不开口,明楼不知道他的话里是不是还会带着娇嗔的波浪线,也看不见他圈着自己腰的手是不是又翘起了兰花指。但这些都无所谓了——明楼捏了捏他柔软瘦削的腰,换来对方一阵不情愿的躲避——不管怎么样他都是阿诚,他的阿诚,这就够了。

 

明楼竟然就这样圈着阿诚在沙发上睡过去,补了昨晚的觉。再度醒来的时候午后的阳光已经铺满了半个楼梯。明楼感觉胸口被压得发闷,定睛一看发现长手长脚的阿诚趴在自己身上睡得正沉,饶是沙发高档也不太挤得下这样两个大男人。阿诚被他惊动也跟着醒过来,迷迷糊糊的黑眼睛在看见他之后瞬间变得清明,从他身上一跃而起,低低叫了声先生早上好,看见了天色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合适。接着他发现了自己大敞的衬衫和明楼衬衫下摆干涸的白浊,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他来回踱了几步去回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发现记忆停在海军俱乐部舞会上被人一杯一杯的灌酒。酒后乱性这种事情他们也偶尔会来几回——阿诚抬眼偷瞄了一眼大哥——所以应该大哥应该不会怪罪,可是为什么腰一点也不疼是我的错觉吗……

 

明楼枕着胳膊看他把所有话都吞到肚子里来来回回踱步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明白那个和他朝夕相处的阿诚回来了,早晨的一切说不定只是一个天马行空的梦。明楼坐起身,朝阿诚勾勾手指,对方很听话地弯腰侧耳准备听他的吩咐。

 

“听说衬衫开两颗扣最近很流行哦。”

 

阿诚听得一头雾水,下一秒被明楼亲了一下嘴唇顺便捏了一把腰,回头看时人已经站起身走向了卫生间。

 

“阿诚,去洗澡。迟到了也得上班。”

 

阿诚“哦”了一声脱掉了衬衫,心想大哥今天说话语气怎么跟逗小孩儿似的,不过他头隐隐作痛,也就没放在心上。昨天也没喝多少酒啊,怎么过了这么久还上头呢……


(完)

=================================

*没错就是城会玩的海军俱乐部的酒搞的鬼

评论 ( 22 )
热度 ( 122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