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他来了请闭眼][晗熏]囚(肉,慎)

*对不起我抑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


*轻微监禁Play


*大概是征服和屈服的故事


=========================================




谢晗囚禁李熏然的第三天。


 


他看着面前虚弱、苍白却又瞪着眼睛负隅顽抗的警官,突然觉得很开心,前所未有的征服的欲望席卷上他的心头,他不怒反笑,笑盈盈地对上对方在黑暗里倔强闪着光的眼睛。


 


那是不肯向他屈服的光辉,那是他渴望让他屈服的光辉。


 


谢晗伸手抚上李熏然的脖颈,拇指刮蹭着耳廓。他的虎口卡着他脆弱的耳骨,掌心是他温热的动脉,稍一用力——就可以全部毁掉。


 


毁掉他轻而易举,征服他却要难上千万倍。


 


谢晗喜欢困难的事。他深呼吸,柔软脖颈下的平稳温暖的脉搏,让他兴奋得肺都在打颤。


 


尽管李熏然明白对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这般温柔亲昵的举止不过是变相握住了他的命门,他还是有些不自在,动了动手腕,细微铁链声响回荡在昏暗的房间里。


 


这自然逃不过谢晗的耳朵,他并起食指和中指捻着李熏然的左边耳垂,它在他的指尖微微发烫, 更多轻微的不适反应显现出来,他低低地笑几声,使坏一般对着他的耳朵吹气:


 


“李警官怕什么?”


 


左耳泛起潮红,一直烧到耳尖。


 


怪异感愈发明显,李熏染觉得不适,偏头想要躲开,颈上的手滑到脸前,谢晗扳住他的脸,舔了舔他干枯起皮的嘴唇。


 


李熏染瞬间绷紧了全身,捏紧了拳头却被铁链困着动弹不得,只得下意识后退躲避。谢晗扣住他的后脑,嘴唇印上他的嘴唇,那是男人的嘴唇,干燥带着铁锈的气息,但是谢晗不讨厌,反倒倍加用心地品尝,像初开蒙的少年,用心亲吻他的初恋情人。


 


李熏然满脑子都是不可置信,他们的距离近得他可以看见谢晗陶醉地闭上眼后微颤的睫毛,他拼命挣动想要推开这个疯了的男人,铁链摩擦出刺耳的声响,所有反抗都没有成效。


 


“嘘——安静点儿。”


 


谢晗在他鼻尖咬了一口,随后按住他的肩膀,再次吻住他,把舌尖探进他口中翻搅,舔他嘴唇内侧被咬出伤的软肉和上颚。李熏然情急之下狠狠咬了谢晗的舌头,谢晗吃痛松开了他,嘴里全是血腥的味道,那是他所渴求的更深、更浓烈的铁锈气息,他舔了舔自己的指尖,把舌尖上渗出的殷红的血涂抹上李熏染苍白的嘴角和脸颊,撤开走远了几步,看着他胸膛起伏、方才平静坚定的黑眼睛此刻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像是欣赏作品一般勾起满意的微笑。


 


“你这个变态!”李熏然偏头啐了一口唾沫,不属于自己的深重血腥味让他喉头哽得难受。


 


“我就是呀。”


 


谢晗笑得更加愉悦,下一秒又突然欺身靠近,一手揪住李熏然后脑的短发,啃咬他的嘴唇,另一只手钳着他的下颌迫使他张开嘴,接纳滑进来的舌头。


 


纠缠、舔吻、吞咽、吮吸……年轻警官不谙情事的生涩和倔强抵抗并没有阻碍谢晗攻城略地。他动作粗暴却有效率,不给李熏然换气的机会,水声和血腥味在脑海里鼓噪,混作一团。


 


谢晗眯着眼,看他偷偷敲密码的漂亮手指此刻徒劳地蜷起又放松,喉结因为吞咽反射而不断滚动,面颊泛起潮红。


 


——从这方面下手,也不是很难。


 


谢晗又渡了一口气给他,手从敞开的衬衫领口滑进去,煽情地沿着肩胛和胸膛的线条抚摸。冰冷游走的触感让李熏然弓起了腰躲闪,但缺氧和长时间的折磨已经让他没有什么反抗的力气。


 


谢晗曲起膝盖,顶住了他的裆胯,顶弄摩蹭。


 


年轻的身体禁不起挑逗,衬衫半挂在肩头,乳珠在空气里充血挺立,被谢晗暧昧地画着圈搔刮。欲望诚实地抬起了头,前所未有的羞耻感让他不知所措,想并紧双腿,但该死的铁链又限制了他的行动。


 


“李警官这么喜欢我?”


 


================================


下面是肉。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2571&tid=3136073#Content


微博http://weibo.com/5176471004/D7nH37lJD?from=page_100505517647100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49510644417


========================================


 


“好孩子。你要是早这么乖该多好……?”


 


谢晗吻他,他不抵抗。他觉得谢晗的声音一瞬间离得有些远,缥缈、恍惚、听不真切。他听见锁链解开的声音,然而他却只想脱力瘫软在这把破破烂烂的椅子里。


 


“下次该换一把椅子……你一定会喜欢皮带的,对不对?”


 


谢晗听起来前所未有的开怀愉悦。而李熏然大脑一片空白,视线怔怔地越过谢晗,盯着灰色斑驳的铁栅栏和天花板,任由谢晗抬起他的腰,处理他身下红白掺杂的污浊痕迹。


 


尽管拒绝思考,但他的心底清清楚楚地知道,从他开口向那个嫌疑犯央求的那一刻起,有些东西就已经粉碎,不在了。




(完)





评论 ( 59 )
热度 ( 527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