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全职高手][多CP]26字母微小说(完结)

突然想写写段子,抓住假期的尾巴。是虐还是甜我也不知道:-D

Anxious(焦虑/急切)
叶修一推门就被蓝河堵在门口,揪住领子抵上墙,嘴唇欺上。
“呵,又趁我不在抢野图Boss呢?”

Broken(支离破碎的)
张佳乐失手打碎了百花的纪念马克杯。今天也诸事不顺。
张佳乐收拾了碎瓷片,捡起印着半个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的那一块,看了很久,还是丢了回去。

Crime(背德)
“你他妈的放...开我!我不是叶修!唔......”
“我知道。”少年的吻沿着脖颈落向肩头,最后停在了他指间紧攥着的,一叶之秋的帐号卡上。

Crosstalk(相声)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卧槽孙翔今天药吃了没啊江副你快带他去医务室看一看!”

Death(死亡)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年幼的苏沐橙压抑住啜泣点点头,另一只手也覆上去,稳住叶修颤抖的手背。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20岁的卢瀚文话里带上了许多儿话音。

Fantsy(幻想)
罗辑看见包荣兴举着一本板砖那么厚的数学书跑过来,喘了口气说道:“罗辑罗辑我问你,极限环是否与李雅普诺夫的V函数存在一定的对应关系?或者说是否对于一定形式的李雅普诺夫的V函数对应于一个极限环解?”
罗辑欣慰地笑了起来。然后罗辑被包荣兴捏着鼻子,被迫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Fetish(恋物癖)
某天陈果无意间打开莫凡的电脑桌抽屉,发现里面一格一格分门别类地放着各种瓜子:品种从上往下,口味由左至右。

First Time(第一次)
“嗯…啊……轻点!对,再深一点老林。呜——别、别碰那里!”
“我也是第一次干这事儿好吗!连我妈我都没帮她掏过耳朵!信不信我把耳朵扒塞你鼻孔里去啊方锐大大!”

Future Fic(未来)
“队长队长队长等你退役了不对你的续航能力肯定比我好等我退役了之后我就天天坐在观众席看你和小卢打比赛,到那时候叶修那个老不死的肯定也打不动了也不知道小卢那能把我的夜雨声烦打成什么样子要是毁了我形象我一定跟他没完,让他陪着队长有点不爽啊不过队长你不会让我等太久的对不对等你也老了我们一起看小卢谁敢黑蓝雨我们给他比中指到时候裁判也管不着我们了诶队长你看我们像不像家长啊?”
“少天。”喻文州微笑着等黄少天说完,对上他亮闪闪的视线:
“这是微小说,超字数了。”

Horror(惊栗)
“君莫笑回!来!啦!”

Humor(幽默)
“叶修,怎么样才能和队员搞好关系?”
“嘛…幽默点?”
第二天王杰希训刘小别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对队员们讲:“看呐——大眼瞪小眼。”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告诉我,他当时都怎么干你?呵,这里么——”唐昊冷眼看着身下将破碎呜咽堵在喉间的百花核心,拿开他遮住眼睛的手。
张佳乐依旧颤抖隐忍着没有说话,只是反手攥住对方的漂亮修长的左手,几乎要揉进骨血的力度。

Kindy(变态/怪癖)
有一段时间楼冠宁喜欢在睡前放压缩到四十秒的《野蜂飞舞》催眠。

Parody(仿效)
“你很厉害。不像我…这么多年了还是掌握不了繁花血景的要领。”
“不要紧,用不着仿效他们,我们有我们的打法。”于锋越过两台电脑拍拍邹远的肩膀,“而且我会等你,我们一起前进。现在的双花,是我和你。”

Poetry(诗歌/韵文)
『蓝桥春雪君莫笑,秦岭秋风盼郎归。』
“叶修你给我出来你把我QQ签名改成什么了——!!”

Romance(浪漫)
情人节的时候韩文清把粉丝递来的大捧玫瑰随手放在了张新杰的桌上。
当天晚上九点四十七分队长宿舍迎来了副队的造访:
“我用三种不同的方法数过了,一共98朵半,代表天长地久的话少一朵半,与子偕老少两朵半,队长,恕我不能理解这个中深意。”

Sci-Fi(科幻)
兴欣夺冠之后,叶修叼着烟跟大家道别:“谢谢大家的陪伴,母星派飞船来接我了。”

Smut(情色)
“自己来,队长。”
江波涛眯起眼看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楷。薄红眼角,细汗淋漓,卫冕之王抿了抿唇之后掐住他的肩,胸膛起伏,腰肢款摆。

Spiritual(心灵)
“吴女士,输了比赛不开心吧?借个肩膀给你靠啊。”
“我看你才是吧,要哭的话哥的胸膛向你敞开。”
太过感同身受。所以哪怕是为了对方,下一次,也绝对不能输。

Suspence(悬疑)
“兴欣的电线你们谁剪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被我查出是哪家,这一个月都别想见野图Boss的面了哟。”
殊不知电脑屏幕前各大公会精英早就一传十十传百,喜大普奔,宛如过节。
“简直就好像狂欢一样!”不愿透露姓名的蓝先生表示。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扑倒了少年,刺耳的刹车声响堪堪从脑后擦过。
少年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说好险好险。
他反反复复确认少年的身体并无一处伤痕,高兴得鼻尖一酸,几近簌簌落下泪来。

Tragedy(悲剧)
“你好,我叫刘皓。”

Western(西部风格)
江波涛打开宿舍门,阻止了试图把两人衬衫挂在同一个衣架上周泽楷,并顺手撕掉了贴在衣柜上的轮回明信片。
“………”
“队长,不可以这么做。”叹了口气,“会BE的。”

Gray Su(大众情人(男)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我家队长是你们能随便参观的吗走开走开走开!再这样我打电话告你们性骚扰啊话说队长你衣服换好没啊快我撑不住了!”
在试衣间被无数粉丝围追堵截的喻文州,有一点点后悔喊来了黄少天解围。

Mary Sue(大众情人(女)
第二天黄少天收到了来自苏沐橙的QQ弹窗:
“快圣诞节了,出行伪装八件套升级版,不考虑给你家队长来一套吗少天?我和云秀都参团了,还包邮哟噢亲☆!”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还打不打?”
“打,打到打不动为止。”
孙哲平扫了一眼玻璃橱里的冠军奖杯,左手冷不防伸进张佳乐的后颈冰得对方跳脚,“有我们,叶修休想再拿冠军。”
“嗯嗯,说得好!”张佳乐捉出后领的手,贴上掌心与之十指交扣,不知为何又自顾自地笑开来。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性格偏差)
——来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老林!赌上你我的荣耀与尊严!
“诶老林你有黑眼圈啊昨晚没睡好?”
“嗯…做噩梦了…”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我是一个有着惊世容貌的女子,我的头发是七彩色,眼睛也是,能够随着心情而变色。这是哪里?噢…我穿越了。是全职高手的世界呀?啊,我看见了王子一般的喻文州,我有预感,他将拜倒在我的——
“哎哟卧槽那谁啊怪里怪气的掉染缸里了吧男的女的啊看这头长毛应该是个女的队长啊你说她捂着胸口干啥是胸闷气短还是心肌梗塞啊卧槽她竟然在看你竟然看你竟然看你算了今天心情好不跟她计较就当看见了翔噢不孙翔比他好看多了,小卢学着点啊,将来要是变成那副杀马特的鬼样子我先代表队长抽你。”
妈妈…我想…回家。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我怀抱着对一个宽广胸膛的向往穿越而来,睁眼后看见的是一副结实有力的身躯。我惊喜,目光上移,扫过八块腹肌和宽阔的肩膀,心脏狂跳…再然后——
我交出了自己的钱包。
还被一个定时来查房的戴眼镜的人当成小偷打包送到了公安局(哭)。

UST(Unresolved Sex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小事情,小事情。”
“……”
“小事情…”
肖时钦对于这个看不清状况的队长十分头大。天知道他从早上被孙翔当成抱枕一通乱摸可耻地硬…起来之后,是怎样强撑过一个早上的会外加一上午的训练的。而罪魁祸首现在还把头埋在他的颈窝磨蹭!
“什么事?快说。”
“我从早上发现你在我怀里的时候就……现在好难受啊小事情。我忍不住了。”
肖时钦转过头去瞥了一眼对方下身的状况之后不由自主地“卧槽”了一声。
“跟我走!”孙翔听见他没好气地甩了这么一句,随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PWP(Plot?What Plot?无剧情。此处狭义引申为“上床”)
“叶修你……嗯啊…混…蛋!滚…开…别碰我!哈啊啊啊……”
“射得真快。”叶修甩了甩手评价道,仍沾着白浊的两指撬开黄少天的牙关攫住柔软的舌根搔刮,后者被压迫得几欲作呕。
“我说过要把你干到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也说过我从来不说谎的吧——”叶修抬手拂去他眼角沁出的生理性泪水,“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少天。”

PS:Western那一条的梗是断背山。<
完结了给自己点个赞!总觉得丧心病狂的有点多…
我知道这系列原来是20字微小说啦求别吐槽字数030

评论 ( 24 )
热度 ( 88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