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他来了请闭眼][晗熏]Happy Ending(三)

*因为三章也讲不完所以改了序号

*虽然我依然认为他们的HE是不合理的

*圣诞节快乐

==========================

车开到书店门前,已经是深夜,长街上没有行人,只有路灯还亮着两排。

从后视镜里能看见李熏然蜷着身子熟睡的样子,凌乱衬衫底下,胸膛随着呼吸平稳起伏。谢晗转向后座,又舍不得叫醒他,静静坐着,盯着他柔软的发旋出神。

青年不多时就意识到车停下了,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到了……?”

“嗯,到了。”

李熏然撑着椅背想要坐起来,下身的异样让他动作突然有点僵硬,他这才想起他们不久之前经历过一场有点离谱的欢爱,回忆重现,他捏了捏自己发软的腰,索性又躺了回去。

谢晗拔了钥匙,空调不再送暖风,车内一下子静下来。他绕到后座拉开车门,冬夜的风从他背后窜进车里,激得李熏然裹紧了大衣。

“冷冷冷——”

闻言谢晗挡住车门,探进了半个身子。

逆着光的表情看不真切,谢晗俯身吻了吻他的嘴唇,然后捞起肩膀和膝弯,打横把人抱了起来。

“喂喂这可是在大街上!放我下来,太丢人了……”

李熏然作势想挣脱他的怀抱,但车内外的巨大温差让他一个寒战,然后可耻地选择了揽住谢晗的脖子,把脸埋进温暖的毛衣领口。

“没事,不会有人的。”

谢晗用身子顶上车门,李熏然看也不看就从他衣兜里摸出车钥匙,锁上了车,然后又把脸埋进谢晗颈窝闷闷地催促。

“快走快走。”

谢晗把人往上提了提,绕到书店后门把人放下。李熏然有点腿软,风又冷,他干脆就靠在谢晗身上看他掏钥匙开门,然后自己先从门缝钻进去,轻车熟路地打开暖气,窝到沙发里搓手。

“这天气,赌五毛明天下雪!”

“给你。”男人走进来,把一枚金银相间的加元放在他锁骨上,后者被冰得一个激灵,硬币顺着后颈滑到腰间,赶紧伸手把它捉出来,把它丢了回去。谢晗看也不看就接住,“明天大雪,不要出门了。”

“哦。”

李熏然缩在沙发里玩起了手机,谢晗拿了本书坐到他身边,靠着他柔软的腰腹翻起了书页。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也就摸清了彼此的秉性。他们享受干柴烈火的欢爱,对于这样平淡安静的相处,亦甘之如饴。

李熏然怕痒,于是换了个姿势枕到谢晗的大腿上,在他举着书的阴影里继续玩手机。听声音他似乎在玩着一款适合老年人的游戏,从谢晗的角度能看见他翻飞的漂亮手指和紧抿的嘴唇,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

好几个回合之后,李熏然终于输掉了最后一条命,失去了对游戏的兴趣,把手机丢到一边,仰躺着看谢晗专注读书的脸。看着看着,忽然咧嘴笑起来。

“Jabber,我给你唱歌。”

谢晗把书放到一边,双手交叉在脑后,以示洗耳恭听。李熏然喜欢唱中文歌,谢晗不懂流行,但从歌词推断,情情爱爱,聚散团圆,应该是很脍炙人口的那一类。有的歌词矫情肉麻,但李熏然低低的嗓音很好听,所以不管他唱什么,谢晗都乐意听。

“有一天,我发现自怜资格都已没有……”


听到第一句,谢晗的迅速联想让他本能地心头一凛。


“只剩下不知疲倦的肩膀,担负着简单的满足。”

 

“有一天,开始从平淡日子感受快乐……”

“……”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抵挡末日的残酷。”

 

“在不安的深夜,能有个归宿。”

 

“…………”

不过听着听着也就释怀了。歌词而已,认真就输了。他看见李熏然盯着他唱歌的眼睛漆黑湿润,闪闪发光,嘴角上扬,声带的震颤从身体互相碰触的地方传递过来,熏然啊——他的熏然——真是迷人。

明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睫毛投下温柔的影子。他低下头吻他的面颊、眉心、下巴,青年眉眼含笑,也不躲闪。气氛正好,他们应该做点什么。但当他们拥抱到一起,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李熏然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看了看号码,来自Madison医生,疑惑着她为什么半夜来电,按下接听,听筒里传来的,是撕心裂肺的哭声:

“李警官,我的儿子!求你救救我的儿子!……”

李熏然一下子绷紧脊背,坐得笔直。

“Madison医生,您先冷静,发生什么事了?”

他在中年女性的惊惶的抽泣中逐渐了解了一切,下班回家顺路去探望儿子的她发现儿子的房子亮着灯,门大敞着。当她疑惑地走进去时,映入眼帘的是客厅地板上触目惊心的血迹和一束玫瑰,她发疯似的寻遍了整栋房子都没有他的踪迹,手足无措之际,第一反应就是拨通李熏然的电话。

 

“好的,我了解了,我这就去!您先不要急,不要动现场。”

 

李熏然边安抚她边起身上楼,他在谢晗这里放了全套警用装备和制服,为的就是第一时间应对紧急出勤的情况。

 

“您跟本地警署报案了吗?”

 

“…没有吗?那您先报案,我这里召集人手再开车去需要不少时间。…我这就去了,记得报案!……您冷静点,不会有事的!”

 

片刻后李熏然从楼上下来,已经是一身漆黑警服蹬着皮靴,正在把镶着正红边的警帽往头上扣。急促连贯的脚步声表明他也和Madison医生一样心急如焚。他弯腰拿走谢晗放在桌上的车钥匙,转身时被谢晗一把抓住了手腕。

 

“这么晚了,你自己开车去?那也不是你的辖区。”

 

谢晗有些隐隐的不安,尤其是当听到和花有关的案情字眼。所以尽管他知道碰上工作,没有什么能阻止李熏然,也还是拉住了他。

 

“Madison医生有恩于我,我必须去!”

 

果不其然,青年瞪圆了好看的鹿眼,一副义不容辞的模样,然后甩开了他的手腕,挎着大衣就准备出门。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开了一下午的车,外边也要下雪了。”

 

谢晗还想说什么,就被李熏然抓着肩膀用一个迅速又用力的吻堵住。

 

“你不适合出现在那些场合,你本来就不应该跟这些案子牵扯上,所以能够靠我自己的时候,我不想麻烦你。”

 

谢晗看着那双定定望向自己的、明亮坚定的黑眼睛,愣怔了两秒,然后李熏然就跟他挥手再见,披着大衣走进了凛冽的寒风里。

 

谢晗站在窗前,定定目送他发动引擎、把车开走,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徐徐吐出。他让自己相信他会凯旋归来,笑着扑进他怀里,和他分享同一杯庆功酒——就像之前,他们一起走过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那样。

 

窗外下起了雪。

 

(未完待续)


评论 ( 24 )
热度 ( 130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