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脑补妄想][你凯]王妃(污,慎)

*污,又名:拆红包
*从彩排开始就一直存在脑中的妄想
*想想我凯不太合适,就你凯吧
*随“你”是谁,性别不限,大家自己脑补
*可能涉及OOC与妄想,不打tag,雷者慎点,慎点
==================================

万人体育场里只有你和台上的他。

你在台下看他不知道第多少遍重复着一样的歌词,动作,和眼神,汗水顺着漂亮的下巴线条滑下来。

你对着他耸动的喉结舔了舔嘴唇。

又一曲终了,他漂亮的手指提起拐杖伸向台下的你。另一只手臂上扬、张开,优雅地邀约。

你抓住他递到你面前的拐杖,接受他的邀请,跳上了舞台。

聚光灯让你睁不开眼。

忽然天旋地转,他丢掉了拐杖,把你按到舞台中央的沙发里。

他的胳膊圈住你,把你困在身体和沙发椅的空隙。你抬起头,明晃晃的是镁光灯,是他闪闪发亮的汗水,是他自信的笑容,你觉得逆着光太耀眼了,睁不开眼睛,看不清。

于是你抓住他圈住你的胳膊,腿下一绊让彼此换了个位置。

他双腿打开、伸展,肩膀握在你手心里。你看清他了,他的眉峰,鼻梁,亮闪闪的黑眼睛盯着你,会笑。

你单膝顶在他腿间,抓着椅子的扶手,吻了他。

他不反抗,伸出舌尖舔你的嘴唇,勾你的舌尖。修长的手揽住你的腰,掐了一把,手指在背后轻轻画圈,弯起嘴角微笑。

睥睨众生的模样。

你把黑色领结摘下来,一粒一粒解平整的红色衬衫和西装的扣子。

他简直就像,一份等着你来拆封的新年礼物。

你没有办法再忍耐了。

你一把扯开半遮半掩的红色衬衫,你眼前是他随着喘气起伏的漂亮锁骨和大片胸膛。

“别急。”

他没有摘掉耳麦,低沉磁性的嗓音在空旷场馆里回荡开,像撩人的猫咪在挠你的心。他仰起脖子,下巴扬起的线条像绷紧的琴弦。

你咬了他的喉结一口。

你的嘴唇贴着他的脖子,在那里留下湿润的舔吻。他觉得痒,又觉得有点奇怪,咯咯地笑起来。你感觉到他声带迷人的震颤,连着脉搏的跳动,向你传递他炽热的心跳。

——我不急,有你急的时候。你想。

你从他西装口袋里摸出黑色锻面的手绢。抖开、折叠,蒙住他的双眼。

黑暗让他不知所措,聚光灯的热度却清晰可感,裹着全身蒸腾起热意,他的心跳变快了。

你的膝盖顶弄他腿间的布料,那里的形状诚实地变得更加明显。

“你要——”

他不如刚才那般游刃有余了,语气从沉着变得有些不安。

“拆红包。”

你同他开玩笑,他以为你在笑话他的衣服,有些不开心地撅起了嘴。

而他没有料到你真的开始解他红色西裤的纽扣,拉开拉链,挑一条缝,手指钻进去。动作娴熟,像在拆利是封。

黑色底裤里包裹的东西已经把布料撑起来,你停下了动作,离开了他。他有点慌了,不停呼唤你的名字。

你装作听不见的样子,退后了几步。他有点颤抖的声音被扩大了几倍回荡在空旷的舞台上,带着旖旎的意味,悦耳动听。

“你别走啊!”

他有点着急和窘迫。

你慢条斯理地端了杯红酒,又踱上了台。

他听见你的脚步声,不自禁吞了吞口水。

你摸上他的脖子和耳际,拉开红色衬衫,把红酒浇了他一身。

冰凉的酒液沿着饱满的胸膛滑下去,浸透衬衫的布料。腰在战栗,像被拨弄过后颤抖的琴弦。你舔他的肚脐,在那里尝到酒的甘甜。

他太美。

(完?未完待续?)

评论 ( 13 )
热度 ( 51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