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他来了请闭眼][晗熏]Happy Ending(四)

*粮,努力写案情,希望大家爱看

*虽然我依然认为他们的HE是不合理的

================================

多伦多的雪铺天盖地,一下起来就没有止歇。李熏然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开得太快。等他赶到现场,天际已经晨光微曦。

 

新雪静默无声地覆盖了一切,但Madison医生儿子的房子依旧灯火通明,屋内人影憧憧,全是郊区当地警署的警察。

 

李熏然下车,弯腰钻过警戒线,走进案发现场。他一眼就看见了蜷在沙发里失神的Madison医生,立刻加快脚步走上去。在场的警察认得他那身黑红相间的警服,但不认识这副陌生的亚裔面孔,伸出胳膊要拦,他干脆地掏出警察证塞进他手里,转头赶紧去安抚Madison太太。

 

中年女性看起来比电话里镇静了许多,毕竟是专业的心理医生。但她看见冲过来蹲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询问情况的李熏然之后,还是忍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紧紧攥着他的手不住的颤抖。

 

“对不起,Madison医生,路上太久,我来迟了。” 

 

“谢谢你……” 她嘴唇颤抖,开开阖阖,最终只吐出了两个单词。看见李熏然,她瞬间想起了自己不知所踪的儿子。她试图稳住情绪,但是不太成功,只能拿出手帕擦掉滚落的眼泪,然后拍拍李熏然的肩。

 

“李警官,谢谢你……情况我都告诉他们了,让他们告诉你吧。我现在……”

 

李熏然见她哽咽不能言的模样更是心疼,明明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进行一场愉快的对谈,现在却已经是警察与受害者家属的关系。他起身给了Madison医生一个拥抱,拍了拍她的背,然后转向那群本地警察。

 

“原来你就是‘利熏染’!我听说过你,你在我们这儿名气也不小!”方才拦住李熏然的高个儿警察把证件递还给他,并不能准确地发出李熏然名字的音,“你是市区那位,破获了不少大案子的中国警察对吧!”

 

“客气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说说这个案子?”李熏然扯出一个礼节性的笑,然后迅速换成一丝不苟的表情,高个儿看他神情严肃,也就不再套近乎。

 

“是这样的,这位太太下班顺路来探望独居的儿子,来到门前的时候发现门大敞着,走进客厅的时候发现地板上全是血。”说着他指了指李熏然背后那一大块干涸的暗红色痕迹,“还有玫瑰。”他拿眼神示意那块血迹边上几乎同色的殷红花束。

 

李熏然凑近看它,花瓣已经有些萎蔫,离采摘大概已经过了6、7个小时。他看着那些花瓣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或许是跟地板上的血迹一起造成的视觉冲击吧,他移开视线,忽略了不适,继续听警察的分析:

 

“我们根据线索推断案发是在六到七个小时之前。犯人在这里跟受害者进行了激烈的搏斗。“他指了指歪斜的茶几和被扫到地上的一干玻璃碎片。”后来犯人用了这里的水果刀,捅得挺狠的,所以这么一大滩。”

 

“我们没有找到尸……”高个儿瞥了一眼Madison太太,压低了声音,”……尸体。所以还是有生还的可能的,不过也不排除毁尸灭迹的可能性,虽然我们的人找遍了这附近都没找到这个人的任何部分。”

 

“啊,还有这束玫瑰。花束的包装上没有指纹,推测是犯人留下的。这是唯一的线索。”


干涸的血色在视网膜上烙下了鲜明的残影。李熏然觉得头有点疼,闭上眼也是一片殷红——可能是全神贯注开了太久车的缘故。他想。

 

“这花…什么来头?”

 

高个儿警官摊手:“包装纸是最稀松平常的那一种,每个花店都可以买到。他留下这束花的用意我们也不明白,或许是感情问题……?”

 

“那他相好的那个姑娘也真是够暴力的。”身后仍在现场取证的、高个儿的手下探头过来插了一嘴,就被拍了脑袋。

 

“又偷听!”看来他们似乎很习惯这种相处模式。李熏然觉得这些乡下警署的警官比他那些刻板的同事有趣,不过他现在笑不出来。

 

“那可不是姑娘。”高个儿警官有些神秘地说。

 

“哦?”

 

“我们查了,这家伙是个Gay。”高个儿云淡风轻地讲。

 

“哇哦~”手下倒像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压低了声音有点夸张地惊叹,又被高个儿拍了一下脑袋,只好悻悻捂着头,继续他手头的工作。

 

“咳……嗯。”李熏然有点不自然地咳嗽两声,又恢复了镇定,“撑同志反歧视。”他严肃地说。

 

高个儿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又继续他的陈述:“受害人27岁,单身,普通公司的普通职员,住着母亲给他的老房子,过着普通的日子。人缘不错,除了是个弯的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不过现在弯的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了。真想不通他哪里会得罪什么人。” 

 

“确实。”李熏然跟着他给的线索去联想,也找不出什么可疑之处。他自己也算是个弯的啊……他又开始联想。他也不太清楚标准的同志都干些什么,无非就是……约饭、约会、约炮?

 

李熏然突然想到了之前谢晗带他去同志酒吧的场景。他牵着他走进交错的霓虹灯影里,舞池里的音乐魅惑诡谲,周围迷醉的人群让他差点按捺不住拔枪的冲动。谢晗按住他的手腕,他在他怀里抬头瞪了他一眼,后者把他圈得更紧,身子贴着身子跳舞。这种地方才不需要顾忌。他记得当时谢晗这么说,然后俯首给了他一个深吻。

 

“他的私生活呢,有没有爱去的地方?”李熏然试探性地问了问,“酒吧……之类的?”

 

“呃……我们还没来得及联系他的同事,也得天亮了才能把他们喊去局里问话。”

 

李熏然叹了一口气,身后静默许久的Madison太太忽然出声:

 

“我知道的,应该是有这样一个地方,他常和朋友一起去。”

 

刚才的议论她或许一字不落地听见了,原来她对儿子的这些事都清楚……发觉背后议论人不太好,李熏然有些愧疚,立刻凑到她身边:“能请您再说得详细一点吗?”

 

Madison太太尽力冷静地作出陈述:“具体是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我来看他的时候,有的时候他会被中途被朋友叫走,或者干脆我来的时候他就不在家,在茶几上留字条说他跟朋友一起出去了。”

 

“因为跟他在一起的人不是固定的,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每一次都去同一个地方,大概就是你说的酒吧之类的吧。”

 

直觉告诉李熏然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他仔细询问了Madison太太是否对那群人里的哪一个印象深刻,对方思索了片刻,直接肯定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Jason。我儿子跟我介绍过他,是他的新同事。一个星期前他们一起出去玩。因为他非常有礼貌,而且似乎对我的工作很感兴趣……也跟我提出过下次再拜访的请求。会是他吗……?“

 

李熏然和警官们问得差不多了,即刻便决定去调查他那位可疑的同事。临别前李熏然给了Madison太太一个用力的拥抱,后者也紧紧回抱了一下他,像是倾注了全身力气的托付。

 

“我一定会把他完完整整带回到您面前的!”李熏然站得笔直,敬了一个礼。

 

天已经亮了。他们驱车去往受害者的公司,询问关于Jason的事宜,却被告知公司并没有这样一号人,最近也没有新来的员工。又问了些受害人平日的情况,也和警署查到的大同小异。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断在这里,李熏然忍不住砸了一下墙壁。

 

“他为什么要对自己的母亲说谎?”

 

高个儿和副官摊手表示不解。看来这一趟得无功而返了。他们走出公司的大门,有个女孩跑上来,在车前拦住了李熏然。

 

“警察先生……我、我!”

 

她在李熏然面前有点局促不安,眼神飘忽,不敢直视他的黑眼睛。

 

“你好小姐,怎么了吗?”

 

李熏然很礼貌地停下了拉车门的动作,在她面前站定,微微前倾了身子。无论什么时候都注意礼貌是李熏然的魅力之一,哪怕是在这种焦头烂额的时候,他也没忘记恰当的礼节。这个举动迅速博得了女孩儿的好感和信任,她平复了一下呼吸,说道:

 

“我是他的同事,我想我大概知道……你要找的那个人。”

 

“说详细点?”

 

李熏然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不瞒您说,警官先生,我暗恋过他很久。”她指的应该是受害人,“我们以前下班同路,但是一个多月之前他就不跟我一起走了。我觉得很奇怪,就……壮着胆子跟踪了他一次,结果发现他进了一个男人的房子里,我才知道他是……那个……然后就跟他只做普通朋友了。”

 

高个儿让她描述了一下那个男人的样貌,跟Madison太太口中的如出一辙。重新找回头绪的喜悦让彻夜未眠的他们又打起了精神。高个儿太激动,直接抱着姑娘转了个圈,被副官指责耍流氓。李熏然向女孩儿道歉,他们太激动了,女孩儿表示不介意:

 

“我带你们去我上次看见的那个地方吧,他出了事我很担心。”

 

车左弯右拐,在一条偏僻的街道尽头停住。是一处毫不起眼的古旧房子。

 

门紧锁着,李熏然打头,抓着枪,眼神示意高个儿和副官小心,两人会意点头。上了年纪的木门,肩胛用力一撞即开,李熏然当即举枪,大喝一声:

 

“别动!”

 

屋里很暗,空无一人,浓烈的芬芳扑面而来,几乎让人窒息。李熏然花了几秒让眼睛熟悉黑暗,映入眼帘的是整整一屋子的玫瑰,从含苞待放到干瘪枯萎,鲜红嫣红殷红血红,层层叠叠的红色的海洋。

 

「 Sculpture:

   I Am Waiting For You. @illusoire

                                     ——Jason 」

 

走近发现灰白的墙上涂抹着鲜红的字迹,署名旁边钉着一张照片,年轻男子被绑在椅子上,裸露的胸膛血肉模糊,正是Madison医生失踪的儿子。

 

Sculpture——

 

那是什么?一个名字?是谁?

 

李熏然瞬间血气上涌,头疼欲裂。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叫嚣着要在脑内炸裂开来,却被自己本能地压抑着不去释放。高个儿关切地扶住他的肩膀询问他的情况,他咬住嘴唇擦了擦冷汗,抓着高个儿的手臂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他知道「illusoire」——那是谢晗带他去的那家酒吧的名字。

 

直觉告诉他,他要救的人就在那里,谜底就在那里。

 

这是对他的宣战。

 

(未完待续)

======================================

*「illusoire」:脑补的法语店名,大家可以百度什么意思w

*下章李警官混Gay吧啦!

评论 ( 18 )
热度 ( 90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