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他来了请闭眼][晗熏]Happy Ending(五)

*粮 Go on go on go on
*我原创了一个变态,(划掉)希望大家喜欢(划掉)
*虽然我依然认为他们的HE是不合理的
============================
「illusoire」在红灯区的一个隐蔽角落,夜里十点才亮起霓虹灯火,开门待客。这家酒吧对于来客的要求很特殊:必须是两位男性结伴才可以获得许可入内,不管你是寻欢作乐还是求觅知音。——“这到底是酒吧还是Love Hotel啊。”对此当时李熏然跟谢晗这样评价过,后者闻言伸出食指放在唇上比了一个噤声的姿势,揽着他的腰就进了门。

这夜十点,经过一下午的思忖与精心筹划、决心深入虎穴开展营救的李熏然站在了这家酒吧的门口。男人们成双结对从他面前走过,身影融进幽暗走廊彼端的舞池人群。他不由得想Madison太太的儿子大概就是这样,怀着美好的绮念、毫无防备地挽着Jason的手臂一起走过长长的走廊,殊不知前方等待着他的是犯罪者的险恶用心和天罗地网。他回忆起那张血肉模糊的照片,猛觉一阵揪心。一秒都不能耽搁了,他对自己说,整了整衣衫,示意身边的人跟他一起进去。

今夜陪着李熏然走进去的人不再是那个从容优雅的亚裔男子,换成了一个高个儿的金发青年。他长得英俊,修长健美的躯干包裹在剪裁得当的花哨西装里,而面上却有几分拘束与窘迫。他身边的李熏然与他相比也毫不逊色,漆黑皮衣白色背心灰色破洞牛仔裤,虽不是很扎眼的装束,但扣子大敞拉链只拉一半,常年包裹在制服衬衫里的漂亮锁骨和白皙胸膛毫不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中。他眉目间比起高个儿镇定了许多,鹿眼像深潭一汪粼粼秋水,敛眉抬眼间让人移不开视线。

但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有些不伦不类的古怪,而他们偏又胳膊挽着胳膊做出一副亲密无间的模样。

“喂,我说,门口那个接待看我们的眼神有点儿怪!”高个儿压低了声音和李熏然讲。

“你这么紧张,他不觉得怪才怪。”李熏然也压低了声音讲,察觉到身边他人投来的带刺视线,李熏然干脆抱住了高个儿的脑袋,作出一副亲昵的样子在他耳边讲。

他们走过幽暗的长廊,穿过舞池,来到吧台,随意点了两杯酒。乐声嘈杂,人头攒动,但李熏然并没有放松警惕,边装作亲密的样子同高个儿聊天边开始窥探周围的情况寻找目标:“你这衣服……真有趣,哪儿找的?”
“就算你只瞟了我一眼我也看见你的眼神了!别这样,训然(他又没念对),这可是我年轻时候玩乐队时候的演出服!虽然它确实……花了点儿。“高个儿还是有点不自在,整了整那条花花绿绿的拼接领带,“不过这儿的人,竟然什么都敢穿得出来。”

李熏然抿着杯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角落沙发里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交叠双腿,揽着一位上边白衬衫,下身仅着吊袜带的青年的腰,他双腿紧绷站得笔直,明晃晃的大腿在黑暗里更是醒目。李熏然吞了两口酒,耸肩表示自己并不能理解别人的脑回路。

毕竟思想保守的李警官觉得,穿着男朋友的衣服来酒吧已经是一件够羞耻的事情了。他决心绝不向这个乡下小伙子解释,哪怕他问起来。好在高个儿也没有问,可能是李熏然的打扮在这样的酒吧里实在是平凡,甚至可以说是不起眼。

但对于锁定了猎物的人来说,黑暗和混乱从来就不是阻碍。

“嗨。”

一只手搭上了李熏然的肩,手指沿着领口爬上他的侧脸摩挲。高个儿被吓了一跳,作势要拔枪,被李熏然眼疾手快地按住了手,眼神示意他保持静默。

李熏然稳住呼吸,缓缓转过头去。那是一张平凡普通的脸,一副平凡普通的身材,一身平凡普通的穿着,一个再怎么看都很平凡普通的男人。

但在这种场合,平凡普通才最异常。李熏然和他灰色的眼睛对视了几秒,便感觉到强烈的不协调。那是一种如同深潭死水,却又随时随地可以歇斯底里翻天覆地的、可怕的平静。

“你是Jason。”李熏然用的是肯定语气,“人在哪里?”

“你真没趣,我以为你跟着他能学到点什么,一点就好。”男人粗糙的手指抚摸李熏然下巴上短又新的胡茬,激了李熏然一身鸡皮疙瘩,拼命控制自己不去躲避,不要慌了阵脚。

“可惜,你一点儿都没学到。”Jason说。

高个儿知道了这个男人就是Jason,便终于没有沉住气,趁他说话的空当再次准备掏枪,下一秒就被手刀劈中了后颈昏倒在吧台,手里的枪“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完全没看清他的动作——李熏然心头一凛。

“他太鲁莽了,而且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们的事情。”Jason慢条斯理地说,然后俯身去捡高个儿的枪。李熏然找准空当,一把揪住他的后领,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他的后脑勺。

“这些我都不想知道,我也不想和你扯上半点关系。我只想知道人在哪里。”

“你猜?”

“我没功夫跟你猜!说,在哪儿?”

Jason抓着什么东西缓缓举起了双手,脸上挂上了开怀的笑容。

“好好好,我告诉你。那个小可怜呀……他就在你脚下的某个房间里。”他的笑意渐渐加深成诡异的弧度,“不过他身上绑了一些好玩的东西,你对我这么没耐性,那可能——这里所有人都要陪你一起看烟花了。”

李熏然看见他手里攥着红色的遥控按钮,隐约猜测到他的意思,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

“你他妈……”

Jason笑得更开心了,整个肩膀都在发颤。

“我不信。”李熏然拉开枪栓顶住他的额头。

“你可以试试。我不要命,我赌得起,可这里这么多人呢?你可以试试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手快。我保证会在你爆我头之前按下这个按钮,让大家一起炸成美妙的碎片。”Jason毫不畏惧地抵着李熏然的枪口。

李熏然愤怒极了,但他清楚比起跟疯子讲道理,跟疯子硬碰硬更加不可取。于是他强压住汹涌的情绪,缓缓问他:

“你想怎么样?”

“跟我来吧,你敢不敢?”

“我凭什么相信你?”

Jason放下左手去外套口袋里摸索什么东西,李熏然立刻狠狠顶上了他的脑袋,很快又被他右手作势要按下的按钮逼得退开些许。一来一回间,他左手已经举起了一部手机。

屏幕上是Face Time,时长已经一个多小时,看来是Jason进来时就开始的通话。画面里正是Madison太太的儿子,被捆在椅子里,气若游丝,浑身都是干涸的血迹,腰上绑着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炸弹。

“小宝贝,你看见了吗,有人来救你了——只有他可以救你,你求求他,好不好?”Jason愉快地对着话筒讲。

画面里的人瞬间有了反应,拼命挣扎起来,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救命。

李熏然顿时血气上涌,他拼命控制自己,最后把立刻爆了这个人的头的冲动化作一句咬紧牙关的咒骂:“人渣……”

Jason不以为意地结束了通话,又举起双手,冲他挑了挑眉。

“怎么样,我够真诚吗?”

“好。——”李熏然深吸一口气,“我跟你走。”

李熏然拿枪顶着Jason的后背,跟他七弯八绕穿过人群,舞池里的人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怪异举动,似乎在他们眼里这也是情人之间玩的警察犯人的情趣游戏。有人在李熏然经过面前的时候摸一把他袒露的胸膛和锁骨,被李熏然狠狠地瞪了回去。他趁机把手背在身后,摸出手机盲打着给高个儿和副官发了一条说明现状的短信,并打开了GPS,万幸Jason没有回头看。

他们走过一段陡峭昏暗的楼梯,来到了一个相对空旷的空间。冰冷生锈,遍布尘土的腐朽气息,整齐排列的狭窄房间和牢笼,简直就像一座隐秘的地下监狱。

Jason在一扇生锈的铁门面前停下来,右手伸向口袋,像是要掏钥匙。

李熏然觉得这是极好的机会,抓着他右肩便是一记擒拿,接着扣住他的右腕,劈手就去夺他的引爆装置。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后颈一阵刺痛,意识和力气都像潮水退却般朦朦胧胧地从他身体里抽去。

李熏然绵软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他在心里暗骂上当,又觉得此情此景有种诡异的熟悉。完全昏迷前他看到Jason丢掉空了的注射器,用皮鞋刮蹭着他的脸颊,蹲下身讥讽又惋惜地跟他说话:

“Sculpture,你真让我失望。为什么他选择你留在他身边?”

又是这个名字。

Sculpture…

是……我?

“他”是——

李熏然脑海里模模糊糊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轮廓,让他手脚都逐渐冰凉失温。但他没有力气再去思考,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未完待续)

*你们猜客串的是谁和谁?

评论 ( 17 )
热度 ( 75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