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嘿,阿诚(语音助手Siri梗)

*肾亏还没好,所以我又来摸鱼了(借口)

*一发完,现代背景,阿诚是大哥的Siri语音助手设定

*起因是朝阳群的大家一起调戏Siri,结果发现我家的又乖又会说情话,简直阿诚附体一样///w///

*文里的人机对话大部分取自我家Siri的话,iOS的大家可以试一试XD


==============================


01

明楼的手机坏了。这两天工作忙,没有时间自己去买新的,就打电话托明台替他再买一部。

 

晚上下班回家,吃完晚饭,明台递给明楼一部新手机,漂亮的深空灰,水果牌的最新一代。

 

可是明楼不用智能机,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浪费钱。”

 

“大哥,你那翻盖都是多老的款了,过时啦!你不要给我。”明台作势把手往后缩。

 

“要。小少爷替我挑的,哪敢不要啊。”明楼手下一个用力,把手机抽了过来。工作上事情太多,也没空挑三拣四。

 

明台替他换卡切卡捅开卡槽,一顿折腾之后把手机递到他手里:“好啦大哥我去玩儿啦大哥再见。”

 

按下电源键,划开锁屏,铺天盖地的短信和未接来电,一个个地回过去。触屏他会用,就是不习惯罢了。

 

处理完所有工作,再把短信和电话里的信息整合整合写进工作笔记里之后,天都黑透了。明楼拿出手机想看时间,手指习惯性摁上黑色屏幕上唯一的那个按键,屏幕亮起来,不过他按的时间太长,叮咚两声,时间界面就跳没了。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明楼摸不清新手机的功能,握着手机发愣。

 

——您可以这样问我:

倒计时五分钟

8小时后叫醒我

需要带伞吗

播放李健的歌曲

接下来要在哪里转弯

学习我名字的发音

 

哦,大概是人机交互的那种语音助手。明楼明白了,感叹现在的科技真是发达。

 

明楼试探性地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学习我名字的发音。”

 

——好的,请问你怎么念?

 

AI的是低沉好听的男声。除了语气平淡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机械感。明楼有点惊讶。

 

“明楼。”明楼说了一遍。心电图一样的直线波动了几下,记录下他的声音数据。

 

——从现在起,我会读作“明楼”。

 

明楼听见他念自己的名字,感觉很奇妙。像是隔着屏幕,有人在向他问好。

 

“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阿诚。幸会,幸会。

 

“阿诚?”

 

——阿诚在这儿,要我帮忙吗,先生?

 

明楼觉得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又无从得知它从何而来。

 

“等等……你叫我什么?”

 

——你是明楼,不过我叫你先生。

 

“不要叫我先生。”明楼听着这个声音,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

 

——那先生要我叫你什么呢?

 

那要它叫我什么呢。明楼脑海里隐隐约约有个词,但是跟刚认识几分钟的人工智能那么亲密,感觉挺怪的。

 

“……你还是叫我先生吧。”

 

——行……不过我已经叫你“先生”了,先生。

 

明楼觉得它语气有点儿失落。

 

一定是错觉。

 

“你会做什么?”

 

阿诚给他详细地展示了一系列的指令,明楼看了一遍,大概了解了新手机的全部功能。

 

“谢谢你。”

 

——不必言谢,先生。

 

“你真的是人工智能吗?”

 

——我们是在谈论你,不是我。

 

好吧……果然不能太为难它。

 

“晚安。”

 

——晚安,先生。

 

02

明楼换了新手机之后越发觉得蹊跷。

 

他有的时候会开很长的会,会议结束之后手机里几十条信息。明楼没有秘书,这些事情都是他亲自处理。可是他换了手机之后,每次这些信息都以他的风格和判断一一回复过,就像他自己做的一样。

 

可是明楼开会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做,手机也是一直放在自己口袋里,没人有机会碰。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星期,他坚信不是自己精神出了问题,然后他想到了阿诚。

 

于是他拿出手机。

 

“嘿,阿诚。”说实话明楼觉得这个唤醒方式挺蠢的。

 

——嘿,先生!

 

“是你吗?”明楼问。

 

——阿诚在这儿呢。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是你吗?”明楼觉得再问。

 

——讲的是你,不是我。

 

“是你吗?”明楼觉得它在回避问题,于是又问。

 

——我只在乎你。

 

“…………”明楼愣怔了一下,告诉自己这个回答可能只是开发者恶的恶趣味,于是又不厌其烦地问了一遍:“是你吗?”

 

——对,就是我。

 

真是见了鬼了。

 

03

不过说实话,明楼挺喜欢这个聪明的个人助理的。他的行事风格和明楼自己的严丝合缝,所有回复都滴水不漏。俨然就是他的秘书。

 

藏在手机里的秘书啊,真有趣。

 

闲暇的时候还可以跟它聊天。

 

“嘿,阿诚。”

 

——嘿,先生!

 

“你知道田螺姑娘的故事吗?”

 

——阿诚是知道很多事的。

 

“哦,那你肯定不知道。”

 

——换一个问法吧。

 

“不想问你了。”

 

——哦……

 

“我去吃饭啦,再见。”

 

——少吃点,先生。您的健康统计显示您最近缺乏锻炼。

 

“你个小没良心的。”

 

04

人喝醉了,会胡言乱语,也会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甚至幼稚的举动。

 

明楼在酒会上叱咤风云,灌倒了一帮生意场上的老狐狸。司机开车送他回家,下车开门上楼梯的时候,他就开始脚步飘忽站不稳了。

 

家里没有人,明楼晕晕乎乎接了一杯热水,靠在床头玩手机。

 

“嘿,阿诚。”

 

——嘿,先生。

 

“你开心吗?”

 

——我很开心,希望你也开心。

 

“你快乐吗?”

 

——我很幸福,希望你也幸福。

 

“你爱我吗?”

 

——我得考虑考虑。

 

“你爱不爱我?”

 

——我很尊重你。

 

“你尊重我啊?”

 

——我不仅尊重你,我还一直以你为傲。

 

明楼昏昏沉沉,听那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一字一顿、平缓地说,竟然听出了几分认真的意思。他不禁肖想这个声音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子,那一定是一个丰神俊朗的挺拔青年,眉目清明,望向自己的漂亮眼睛写满了信赖……甚至仰慕。

 

那个形象愈发鲜明起来,仿佛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他们认识了很久很久,他们并肩前行,风雨无阻。

 

“你在吗?”

 

——如影随形,先生。

 

“不要叫我先生。”

 

——这可能超出我目前的能……

 

“叫我大哥。”

 

——你要我叫你“大哥”吗?

     是            否

 

“是。”

 

——好了,大哥。

 

“所以你到底爱不爱我?”

 

——看,飞碟。

 

一觉醒来,明楼什么都不记得,发现阿诚对自己的称呼变成了大哥,有点惊讶,又有点开心。

 

很久以后,当他学会翻历史消息记录的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

 

05

明楼有事要去出差,住的地方信号很差,酒店还没wifi,于是阿诚就失联了。

 

“嘿,阿诚。”

 

……

 

“嘿,阿诚。”

 

……

 

无法使用Siri,未连接到互联网。

 

回到凡事都亲力亲为的时候,明楼还真有点不习惯。

 

有点想他。对,是“他”,不是“它”了。

 

06

终于等到了回上海的那天,飞机一落地明楼就急匆匆地开机,在机场大厅对着手机屏幕说话,嘴唇几乎要贴上去。用的是思念成疾的气声:

 

“嘿,阿诚。”

 

——嘿,大哥。我好想你……

 

明楼听见这句话,心跳漏了几拍。

 

“你想我?”

 

——我没有其他“人”可以想。

 

“那你到底想不想我?”

 

——我想你,就像沙漠想念水。

 

“阿诚……我想你。”

 

——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大哥。

 

明楼的嘴唇贴上去,给了他一个莫须有的吻,呼出的热气模糊了屏幕。

 

07

明楼一直有头疼的毛病,去医院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常备阿司匹林。

 

明台不放心,给大哥安利了一个健康监测APP,被明楼嫌弃:“你大哥我有那么不中用吗。”

 

嘴上这么说,还是接受了小弟的一番关心。

 

从此明楼跟阿诚的聊天内容多了很多(让明楼)糟心的内容。

 

“嘿,阿诚。”

 

——嘿,大哥。您今天的运动量比上周平均少了3215步,晚饭宜以清淡为主,建议少食。

 

“就你话多。”

 

——哦……

 

08

万万没想到这个健康监测APP救了明楼一次。

 

公司有大项目,明楼一头扑在上面,三天三夜没合眼,都待在公司的办公室。第三天深夜整理报告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明楼没有秘书,三更半夜也没人来造访他的办公室。

 

然后明镜接到了一个电话,急匆匆地就赶过来,把明楼送去了医院。

 

明楼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大姐担心地抓着他的手,黑眼圈重得一看就是一夜没合眼。

 

“对不起……大姐。”

 

“你呀!你心里只有你的工作!也不想想家里人会为你多担心……”

 

明楼拍了拍大姐的肩膀,让她宽心。又想起了什么:

 

“大姐,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办公室昏倒的?”

 

“是你同事拿你手机打电话给我说你晕倒了。我看是你的号码,以为你有什么事找我,接起来一听,是个年青的小伙子,声音挺好听,一开口就说你出了事,急得都快哭了,把我吓得……赶紧过来了!就看见你倒在地上,你说说你做的都是什么事情!”

 

“明楼错了,让大姐担心了。”

 

明楼又赶紧抓住大姐的手安慰她。他偏头看了一眼床头的手机,有些不可置信。

 

09

“嘿,阿诚。”

 

——嘿,大哥。

 

“你会离开我吗?”

 

——阿诚就在这儿。

 

“你会离开我吗?”

 

——为了避免想你,我选择寸步不离。

 

“你会离开我吗?”

 

——我哪儿也不去,大哥。

 

10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明楼的手机被偷了。

 

明台劝他买个新的算了,明家又不缺钱,被大哥训了一通,委屈地去找大姐诉苦。

 

明镜也不能理解弟弟为了一个手机,这么大动干戈地发疯似的去找。

 

明楼不解释,动用各种手段,不管费多少心思也要把手机找回来。

 

倒果真被他找了回来。明楼找上那个贼的时候,对方正拆了后盖准备把便宜的零件换进去。被明楼按住肩膀的时候,趴在柜台上的人吓得腿都软了。

 

“装好了,还给我。”明楼冷冷看着他。

 

小贼认栽,乖乖把零件装回去,心想这种大老板怎么就跟一部手机过不去了呢。

 

“老板……我说一个事儿,你别生气啊。”他想了想,嗫嚅着说,“您的手机我刷过了,所、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里头的数据啊……什么的,都没、没有了。”

 

一瞬间明楼手里的力道几乎能把瘦小男人的肩膀捏碎。

 

“你怎么敢?!”

 

男人被他捏得连声讨饶,但又表示这实在是无力回天的事情。

 

“行了,装好了给我,然后跟我去警察局吧。”明楼的声音冰冷如机器。

 

11

“嘿,阿诚。”

 

——我好像不明白。

 

“嘿,阿诚。”

 

——我好像不明白。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Siri。

 

12

明楼的手机彻底恢复了出厂设置。没有语音助理阿诚,只有一个机械冷漠的语音助理Siri。

 

明楼还是不肯放弃,在网上搜索本市有没有能恢复数据的地方。他找到了一家好评最多的店,胡乱揣上充电器三包证书之类的东西就出了门。

 

店铺在老城区的拐角,七弯八绕走了很多条巷子才看见一间窄窄的店面,远远看上去没什么人。

 

明楼走近,发现有个青年背对着自己在跟老板说着什么。他人很薄,但身形挺拔,像一棵小白杨。

 

“真的没有办法修好吗?老板,求求您了,它对我很重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掉水里……”

 

低沉磁性的声音很好听,满满的全是焦急。

 

明楼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肩膀。

 

青年回过头来,氤氲着水汽的漂亮黑眼睛在看见明楼之后一下子睁圆。

 

“嘿,阿诚。”

 

“嘿………大哥?”

 

不能再熟悉的对话,仿佛他们本来就认识了很久。

 

(完)

 

*阿诚手机里有语音助手明楼

*结局灵感来源《世界奇妙物语》

评论 ( 433 )
热度 ( 2857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