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16路无人售票车(污,慎)

*病好先炖肉,吃完过春节
*39岁的大哥x19岁的阿诚
*现代、晚高峰公交play

===================

“16路无人售票车,开往西站。请主动给身边的老、弱、病、残、孕让座。车在行——”

公交司机来来回回地放着那几段提示,女声充斥着机械感,听得人没来由地烦躁。估计司机自己也听不下去“车在行驶中,请站稳扶好”这样的鬼话,所以一把掐断了那娇滴滴的声音。

车堵在这个城市最热闹的一段路上,又恰逢周五晚高峰,车夹在一个又一个红绿灯中进退像蜗牛一样往前爬。明诚在人群中憋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偷偷没好气地瞟了一眼面前的罪魁祸首,他的大哥,如果不是明楼坚持,他们现在也不会受这种罪。

阿诚在本地念大学一年级,住校,平时只有周末才有空回家。临近期末的几周,更是忙得连回家的空都没有。好不容易放了寒假,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大姐进了医院,明楼提前下了班陪着。他提着行李箱就直奔医院,得知大姐是因为劳累过度有点低血糖,没有大碍,这才放宽了心。

明镜又是个爱操心的,看天要黑了就连忙把明楼明诚往外赶,嘴里说着阿诚啊辛苦你和明楼凑活两顿了,等大姐出院带你去吃好吃的。

阿诚乖乖点头,心想大姐不在家,明台跟同学旅游去了不回来,小别胜……咳。大哥还不得上天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明楼,对方很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箱子,举手投足绅士又优雅。

是他想多了吗。阿诚摇摇脑袋,把乱七八糟的绮念都甩出去。


“阿诚啊。”明楼突然叫他。这是自从阿诚回来之后他们第一次眼神之外的交流,阿诚有点莫名的紧张,脊背条件反射地紧绷了一下。

对方的大手放在他肩上按了按:“快五点了,这段路堵。我们不开车了,坐公交,体验体验生活,好不好?”

阿诚点点头,跟在大哥身后过马路去公交站台。

“瘦了。”等公交的间隙,明楼对阿诚说,“在学校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的。”阿诚答道,似乎觉得不够完整,又补了一句,“我跟大哥不一样,一向吃得多,又不长肉。”

阿诚刚意识到这话有点不妙,就被明楼捏了一把腰:

 

“上了半年大学,倒学会调侃你大哥了。真是越来越没规矩。”

阿诚吐了吐舌头。来时路上他有点担心和大哥好久不见,会不会有久别的小尴尬,现在想来也是多虑了。

16路开过来,满满当当一车人,上车根本就是在把人往里头塞。这种阵势开惯了车的明楼很久不见,阿诚也是不怎么坐公交,登时就打了退堂鼓。两人犹豫的时候几个身强力壮的大妈已经挤上了车,车门关上,晃晃悠悠的就开走了。

“要不……打车吧大哥?”

明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蹙眉又等了一阵子。他同意也没用,这个点竟然一辆出租车也没有。

阿诚刚想说要是大哥不想开车那我开车载大哥回去,迎面又一辆16路开过来,依旧是黑压压的一车人。眼看天就要黑了,明楼穿着大衣站在寒风里等了好久,阿诚心一横,拉着明楼的手就冲了上去。

“大哥我们从后门上,我去前门替你投币!”

阿诚把明楼从后门推上去,自己挤进前门大妈堆里找准钱箱丢硬币,又一溜小跑回了后门。刚跳上车,后门还没关好,司机就踩了油门,阿诚差点被甩出去。明楼眼疾手快,一拉一拽,一把把人抱在了怀里。

阿诚还没来得及脸红,司机又一个急刹车,他的额头直接撞到了明楼的胸口。

阿诚庆幸两个人都穿得厚,撞不疼,也听不见。

天知道他现在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车里人挤人,阿诚觉得脚离地他都能站着。明楼脚下带着箱子,手上揽着阿诚的腰,趁着司机大吼“往里走!往里走!”的空当,一点一点把和箱子人挪到了不会被甩出去的栏杆内侧,自己手抓着栏杆,把阿诚圈在这一小块空间里。

虽然比刚上来的时候好了很多,但司机开车如同越野,为了保持平衡阿诚只能抓着大哥的胳膊。再加上车里人口密度大得可怕,为了尽量避免大哥和自己碰到陌生人的肢体,他只能尽可能地往后退,以至于直接半坐在箱子上,公交车哐当哐当地上下颠簸,颠得他……屁股疼。

路走了不到一半,阿诚终于知道司机为什么急着开飞车了。车开到市中心前的一段路就彻彻底底堵死,想飞驰也飞不起来。

这就是开头那段的来由,简而言之他们已经在这几个红绿灯中间堵了快半个小时。

仍然有人上车,卯足了劲往车后部挤。牵一发而动全身,明楼被挤得整个人都伏在阿诚身上。阿诚对大哥又气又心疼,车里又闷又热,阿诚敞开自己的外套拉链透气,看看大哥额角都有了汗,伸手也替他解开了大衣的扣子。

没想到明楼还是伏着,下巴搁上他的肩,朝他耳朵里吹起气来:

“阿诚这么久没回来,想不想大哥?”

空间有限,阿诚只能叉开腿站,明楼的长腿卡在中间,说话间忽然就抬起膝盖向上顶。阿诚身后就是栏杆,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忍着。原来他大哥打的是这个主意,还什么“体验生活”,说得真好听。

“大哥你疯啦?这是在公交车上……”

手脚施展不开,那么多双眼睛看着。阿诚没别的法子,只能像明楼一样把声音压得极低,凑在他颈边讲。

“只要你安静,别出声就行。” 

 

阿诚不信邪,扭头去看身后一车的乘客。天色将黑未黑,车里灯坏了,一片昏暗。最醒目的是一片手机屏幕,它们大部分来自工作一天之后疲惫的上班族。阿诚换了个方向,栏杆旁边的座位上坐的大概都是医院这一站上来的老人,头一点一点、或者干脆直接靠着车窗,被堵车磨得昏昏欲睡。

 

阿诚不甘心地把头转回来。19岁的年轻人未经世事、脸皮又薄,他还是紧张得心如擂鼓:“那也不——唔……”

 

“行”字还没出口,明楼膝下一个使力,义正言辞的拒绝立刻变成了一声闷哼,幸亏阿诚眼疾手快捂住了嘴。阿诚是大哥一手带大的,明楼非常清楚他喜欢放左边的习惯。膝盖沿着那团软肉的轮廓来回勾画描摹,阔别许久,小东西也想大哥,蹭了几下就隔着裤子支楞起来,顶上明楼的大腿。

 

明楼今天穿着到脚踝的灰色呢子大衣,格子围巾也压在领子里垂下来,阿诚又瘦,抽条还没结束,个子才到明楼的肩膀。因此明楼半个身子一遮,角度刁钻,绝大部分乘客都瞧不见他外套里藏了个阿诚。

 

明楼来回蹭动的膝盖如同隔靴搔痒,阿诚被他弄得面红耳赤,羞得把脸埋在明楼的衣领里。阿诚少年心性还没褪干净,不服气被大哥这么戏弄,借着车子发动往前挪的惯性,探手胡乱揉了一把明楼下面。沉沉的一包,也硬起来,吓得阿诚一缩手。不曾想被明楼反手握住,拇指轻轻挠着他的手心,酥酥麻麻,挠得阿诚的心又慌又痒。

 

“阿诚。”明楼忽然提高了音量喊他。

 

阿诚被这一叫惊得抬起脸来,鹿眼里蒙了一层雾气,躲躲闪闪不敢看明楼的眼睛。他最受不了大哥那样的眼神,撕掉所有伪装的、滚烫的、带着情欲的——

 

明楼伸手摸上他的脸颊,手指捏住耳垂捻了几下,众目睽睽,阿诚本能地想躲开,又还是无处可躲。

 

“阿诚记不记得,我们还要坐几站才能到家?”明楼语调冷静平缓,手下把阿诚的腰扣向自己,从毛衣下摆探进去。年轻真好,不怕冻,毛衣下面就是光裸精瘦的腰。沿着腰际摸下去,牛仔裤的腰带系到最后一个扣子还是有空隙,当真是吃不胖。这种时候倒是方便了明楼,不用解开腰带扣子,手就能贴着平摊的小腹钻下去。

 

阿诚晓得大哥向来有装腔作势的恶趣味,只怪自己在家老配合他演,唬唬明台哄哄大姐,惯得他在公交上也爱演起来了。猛地被冰凉的手握住,阿诚忍不住想挺腰——当然他忍住了,喉结滚了滚,压着颤抖回答他的大哥:“一共……十三站,还有——”他哪知道还有多少站,车卡在路中间,哪里有站牌,司机连报站广播都懒得放了,“不…不知道,大哥。”

 

他尽力把自己的声音控制得平稳镇静,可是他自己听起来还是明显地打着颤。明楼坏心,轻掐了一把,阿诚又差点漏出细碎的声音来,他真是气得想踩大哥一脚。

 

“小伙子脸很红啊,没事吗?”

 

一直在明楼背后打瞌睡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看着面红耳热的阿诚,一脸关切。阿诚一下子慌了神,抬起雾蒙蒙的眼睛望向明楼。明楼反倒把人扣得更近,手绕到头顶呼噜了一把毛:“没事阿姨,车里太闷,我弟弟晕车,老毛病了。等一会儿人少了,坐坐就好。”

 

老太太还是忧心忡忡,阿诚拿额头抵着明楼的肩膀,漂亮的黑眼睛泛着水光,盯着老太太眨了眨,老太太的心立刻就化成了一汪春水:“哎哟这可怜见的哟……”赶紧站起身拉开车窗:“透透气好点儿!”

 

明楼向她道谢,阿诚也跟着说“谢谢阿姨”,老太太一把年纪被19岁小伙子喊阿姨,不知道多开心,笑得像朵花儿。阿诚给了她一个甜甜的笑,然后转过脸去,狠狠地、瞪了一眼明楼。

 

明楼还是那副微笑,手下挑开底裤往里探了两根指头,勾勾圆润饱满的两枚,阿诚耐不住,立马又服了软,借着明楼胡编的所谓“晕车”,又往大哥怀里凑了凑。东西前面出了不少水,全抹在明楼手心里。明楼一向最宝贝阿诚,应了他的央求,整根一起裹住,暖热的掌心贴着滚烫的物什,黏糊糊的快要化在一处。

 

“大哥……”阿诚呼吸开始急促,人多眼杂,只好变着法儿地催大哥,“还有多久…到站啊?”

 

明楼从善如流:“阿诚吃不消了?不急,过了这个红绿灯,前面堵得就少了。我们去找个座位,别硬撑。”最后三个字贴着阿诚耳朵灌进去,赤裸裸的诱劝意味。

 

话音刚落车就启动了,车加速,手也加速,阿诚捂着嘴,射在明楼手里。幸好天快黑透,看不见什么,车又破,哐当作响,以至于阿诚去的时候漏出的几声喘息、潮红的脸颊,都被旁人当做了晕车难过。


==============================

还没结束呢!欢迎乘坐:

 

16路下半段不老歌线

 

16路下半段长微博线

 

=================================


“你呀……”明楼刮了刮阿诚的鼻尖。阿诚眨眨眼睛,抱着大哥的腰,沉沉睡去。

 

夜色转浓,车里车外都没什么人了。冬夜的街道清冷安静,路灯在阿诚脸上投下暖黄色的光和斑驳的影子。16路无人售票车还是哐当作响地开着,车虽然破,但是车里的明楼怀抱着他的全世界,车载着他们驶向他们的家,这就足够了。

 

(完)

 

*其实阿诚的假想敌就是他自己呀他们回家之后在沙发落地窗书桌草坪等各个地方都——

*艺术来源于生活,大概是下图这样的环境吧所以不会被看见的放心:



*写完吃年夜饭看春晚!大家除夕快乐!拜个早年!

评论 ( 73 )
热度 ( 590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