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深海少年(一)(人鱼AU)

*迟交了一年的朝阳群的作业

*现代背景,大哥是人,阿诚是人鱼,大姐是海洋生物学家


*人鱼设定借鉴电影《Aquamarine》和小说《海怪联盟》:

人鱼能听懂会说大多数人类和海洋生物的语言。

能自己变出双腿,遇到月光和水会变回鱼尾。

能操纵波浪,厉害的时候可以操纵天气。

其实是很凶猛的生物,如果教育不周,会变得残忍凶暴喜欢阴暗的情绪。

眼泪会变成珍珠。

唱歌很好听。


*BGM是Nero的《深海少女》,大家可以去看看歌词w

*承蒙抬爱,我欠了那么多债大家还没打我……真的是非常感谢!于是我就捧着一颗感恩的心开了新坑(感觉这次要被打)

==================================

 

明镜在大学里修习海洋生物,实习结束之后正式工作,分配下来要去遥远的海边呆上很长一段时间。彼时明台年纪还小,哭着闹着不肯大姐走。明楼心里也舍不得,于是跟大姐商量,不如他们举家一起搬去海边住。

 

“可这里毕竟是家呀!”一家人能在一起,明镜自然是开心的,她就是怕弟弟放不下。

 

“有家人的地方,哪里不是家呢。”彼时明楼才是个中学生,也已经能够一番话娓娓道来说进明镜心坎里。明镜看看抓着自己裤腿哭成花猫的明台,更是心疼得不行,便答应了下来。姐弟三人收拾收拾,坐船一起搬去了那片海。

 

在船舱里睡了一觉,海鸥的鸣声把他们叫醒。明台兴奋地冲上甲板,明楼不放心幼弟,也跟在后面去了。风平浪静,阳光和煦,船身周围都是蓝汪汪的海水,视线追逐着海鸥的翅膀滑到天际,也是一水的蔚蓝。

 

兄弟两人都没怎么见过海,明台兴奋极了,尖叫一声就一路小跑到船尾追海鸥。明楼看他小胳膊小腿蹦跶得那么欢,也就由着他去玩。自己靠在栏杆上,嗅着扑面而来暖煦的海风的咸味,心情不由地舒畅起来。他看着脚底荡漾的湛蓝水波,透过干净的海水,可以看见粼粼反光的鱼群和浮上来透气的水母。与城市完全不同的自由气息,让明楼对陌生环境的本能抵触削去了大半。

 

船底有水翻腾的声音,有什么鳞片的光晃了一下明楼的眼睛。明楼定睛去看,那里只有摇曳的水光。兴许是什么大鱼呢,明楼觉得有些古怪,但没放在心上。

 

下了船,三人又坐了一段车,到了他们的新家。海边的小房子,没明公馆大,但收拾得干净整洁,又面朝着海,一家人都很喜欢。

 

家里两个女佣,小姑娘叫阿香,年长些的叫桂姨,都是沪籍人,乡音分外亲切,明镜喜欢得紧。因为年纪相仿,明台和阿香很快就玩到了一块儿。行李一放好,阿香就拉着明台跑去海边捡贝壳、捡海星。明镜见明台适应得好,悬着的心放下来,跟明楼告了别,去研究所报道。

 

剩下明楼和桂姨在房子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攀谈。明楼了解了些这片地方的情况,又知道了些桂姨的事。她腿脚不好,见不了水,家里还有个儿子等着她照料,所以太阳下山之前必须得回家。明楼体谅她,让她今天就直接回家,多陪陪孩子。桂姨感恩戴德地走了,明楼看她走的方向,有点疑惑,居民区在后面,她家住海边上?

 

明楼跟上去,又觉得不太礼貌,于是又放慢了脚步,沿着海滩慢慢走。桂姨已经不见了,他只好沿着海滩漫无目的地散散步。这片海域几乎没有被开发过,周围除了当地渔民,就是像明镜这样来研究的科研人员,跟旅游景区那种闹闹哄哄的地方截然不同。

 

现在是午后,日光和煦,波浪轻轻浅浅拍打着银白色的沙滩。细软洁白的沙子看上去质感很棒,四下无人,明楼也不再端着大少爷的架子,脱了鞋袜提在手上踩上去,脚掌陷在细沙里,沙子被阳光晒得很暖,酥酥麻麻挠着脚心,有点痒。这触觉让明楼觉得新奇又舒服,往碧海的方向走了几步,身后留下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明楼走到海边停住,泛着泡沫的莹白浪花一波一波,冲到他脚跟前。他刚想伸脚试着踩一踩,下一波浪就直接没过他的脚踝。海水冰凉,裹着细沙,把明楼半个脚面都埋住。明楼一个激灵,裤脚都被打湿,忙不迭蹲下身去挽,又一波浪扑上来,袖管和裤子都溅上海水,湿漉漉的。

 

噗哈哈哈哈哈。

 

明楼听见一串清脆的、小男孩儿的笑声,来自海面的方向。他抬头去看,海里隐隐约约有鱼的鳞光闪了闪。他环顾四周,偌大的海滩上除了他没别人,明台和阿香在远处玩沙子刨贝壳,明台正举着一只海星咯咯直笑。

 

不,不是明台的笑声。明楼很确定,却又不能给这一串笑声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好权当自己船坐久了,头脑不清楚。他挽好另一边裤脚,又在海边站了一会儿,海浪卷着沙子一波一波拍在他的脚踝,沙子里往往会藏着大海的惊喜:小虾小蟹小贝壳,五彩斑斓可爱得很。

 

明楼注意到那些零零散散冲上来的斑斓贝壳里,有一只海螺,体积和那些迷你的贝壳比起来格外显眼,明楼捡起来,在海水里洗掉浮沙。海螺被海水打磨得圆润光滑,洁白的表面上有浅浅的金色纹路。明楼举起它,凑近耳边——哗啦啦哗啦啦——愉快的、大海的歌声回荡着。

 

明楼觉得很奇妙,就把它放在口袋里。衬衫和裤子湿淋淋的,海风一吹有点冷。明楼远远地嘱咐明台别玩太疯,然后就转身回屋里换衣服。海螺被他放在床头,当做这片海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明楼走后,一个小小的灵活身影偷偷游到海边,探出脑袋,看着那一串还没来得及被潮汐冲刷掉的、深深浅浅的脚印出神。海风送来明台的笑声,小家伙又赶紧吓得钻回了海里,水青色的尾鳍拍拍水花就消失不见,海面上只剩下粼粼的一道水光。

 

(未完待续)


*阿诚的尾巴颜色:


说是水青色,其实就是类似这种↑银色反光透明质感的蓝绿色啦,对应青瓷。

评论 ( 77 )
热度 ( 281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