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楼诚衍生][楼诚/谭赵]这一行到底谁说了算(四)

*现代,情/色片产业AU

*雷雷雷不要点,有点污

*本章谭总调教正式开始

*前情:(一) (二) (三)

 

===============================

 

赵启平的车开得很稳,就算路上人不多,也还是全身贯注地开着。谭宗明手机提前关了机,现下没有事情做,就双腿交叠坐在副驾驶,看赵启平开车的模样。

 

青年哪怕是坐着,脊背也绷得笔直,匀称的手指握紧方向盘,漂亮的鹿眼专注认真地盯着前方路面,漆黑眼底亮闪闪的映着来来往往的灯火车流。谭宗明越发欣赏他这种做一件事就专心做到极致的模样,就这么看着赵启平开了一路的车,一点儿没觉得腻味。

 

车兜兜转转,最后停在一家酒吧门口。赵启平面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心里真没想到谭大总裁这么保守。选的地儿不是酒店就是酒吧,下回该整个酒楼了……?啧啧啧,这脑子里乱七八糟都是什么玩意儿。

 

但谭大总裁何许人也。五分钟后赵启平就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谭宗明让他把车停到地下车库去,他乖乖听话,车头一转就开往地下。谁曾想车刚开下坡过了收费处,谭宗明的手就爬上赵启平的肩,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

 

来自谭宗明的碰触,一下就足够让赵启平失掉方寸,触电似的一个激灵,猛地踩住刹车,刺耳的一声响。

 

“不要管我。”谭宗明的手向上爬了几寸,捉住青年热烫的耳垂,拇指刮蹭泛红的耳廓,“继续,停稳了。”

 

赵启平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忍着。谭宗明的手指沿着他的肩线滑下去,走过他的脖颈、锁骨,隔着薄薄一层衬衫,在胸口画圈。赵医生的那里是最碰不得的,谭总裁听见他短促的抽气声,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于是又加了几分力气碾转。赵启平的手几乎握不住方向盘,腿也软,差点踩空离合器。尽管如此,从外面看起来倒库动作还是一气呵成,标准得可以去给驾校做示范。

 

好不容易停完车,拔了钥匙,赵启平绷紧的弦才敢松下来。他漂亮的鹿眼终于看向了谭宗明,里面说不清道不明地掺杂着愤怒埋怨期待害羞等等一系列成分复杂、谭总裁看不明白的火苗。赵启平也没让谭宗明去解读,直接抓着谭宗明按在自己胸口的右手,十指相扣,一个翻身跨坐到谭宗明的身上。

 

当赵启平气势汹汹做好准备的时候,谭宗明把右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在他裆胯揉了一把。青年积攒起来的气势瞬间全部作了鸟兽散。


这跟上次未免也差得太多,谭总你的矜持呢。赵启平被他摸得没脾气,差点膝盖一软坐上谭宗明的大腿。并不是因为赵启平有多青涩,而是他根本无法想象谭大总裁屈尊降贵,主动服侍自己的样子。他以为谭宗明会跟上次一样岿然不动地接受他的撩拨,自己只要可劲儿地煽风点火就可以……谁曾想谭宗明居然亲自动手。

  

“怎么?”谭宗明的手指掂了掂沉甸甸的那块布料,手掌覆盖上去,不紧不慢地裹住揉弄,满满的情/色意味。行家一出手,没摸几下赵启平就硬了,撑着副驾驶座,呼吸都在打颤。

 

“没……没什么。”

 

赵启平被突如其来的刺激逼得大脑一片空白,但是自尊心和好胜心驱使他单腿跪上副驾驶座,膝盖也顶上去,不曾想被谭宗明一句话给止住:

 

“今天,不可以碰我。”

 

鹿眼睁圆了看过来,里头流转的情绪比刚才还要精彩。谭宗明继续动作,赵启平裤子穿得薄,手指探下去就能摸到圆润的两枚,按捏几下,青年就压不住喉咙里的呜咽。单方面的逗弄让谭宗明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就像玩弄一只烈性子的猫咪,看他咕噜咕噜抓心挠肺,却只能露着肚皮给你摸摸,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谭宗明的伤手搭在车座旁边,只靠右手就把赵启平逗得支起小帐篷,薄薄的裤子布料被撑起来暧昧的形状。谭宗明真想伸进去攥着它,就这么把它玩得滚烫通红,逼青年舒服得眼角溢出泪花,抖着腰全射在他小腹上。但是这么做太没意思,谭总裁另有打算。

 

“启平。”谭宗明好整以暇地凑到他耳边,该死的气声和突然过分亲昵的称呼让赵启平耳根都红透。呼吸间的热气模糊了车窗玻璃,撑在车座上的手臂不停打颤,手肘衬衫刮蹭着车窗,抹出一片杂乱水痕。

 

“我们来谈谈拍摄的事情吧。”

 

“嗯……好。”

 

“你之前对这些了解吗?”

 

赵启平摇摇头。

  

“你知道自己要拍的是什么片吗?”


赵启平还是摇摇头,细密的汗从他额角渗出来。

  

“说出来,别老摇头。”

 

“不、不知道……”努力不让声音抖得厉害。


“不知道你还敢来?“

 

“你让我……来的。”嘴上还是不肯认输。

 

“我让你来你就来?”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谭宗明手下攥了一把,如愿以偿听到青年的抽气声,“没事,现在知道也不晚。”

 

赵启平眼角湿漉漉的,鼻翼扇动,像只被惹毛的小兽。

  

“我从不拍那些低俗的片子。你不会跟他们任何一个人——我是指你的搭档——发生关系。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察觉到赵启平松了一口气,谭宗明的手又滑到他精瘦的腰际来回摩挲,“不过,你知道我的演员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吗?”

 

赵启平额角的汗滑到下巴,又摇了摇头,忽然想到刚才谭宗明的要求,吞咽了一下口水,张嘴出声说:“不、不知道……”


谭宗明满意他的乖巧,手摸上后颈揉捏两下,嘴唇凑得更近,一字一句都裹着灼热的吐息蹭上耳垂:


“坐、怀、不、乱。”

  

这个禽兽,自己做到了吗。哦他现在做到了——在不给自己碰的前提下。赵启平脑子一团乱麻,腹诽的余裕倒还有。


虽然赵启平很喜欢谭宗明的气声,但现下他耳朵烫得像火烧,酥酥麻麻的吐息灌进来简直是种甜蜜的折磨。赵启平轻轻扭头试图躲开,就听见谭宗明不紧不慢地继续附在他耳边解释:

 

“拍摄时间比正常性爱时间要长得多。拍摄现场不止你们两个人,你要在众目睽睽指下把持住。反应太明显的话,过不了审;没反应的话,没有人愿意看。分寸——都在你们手里。”

 

“别的导演爱用贞操带,我觉得那太残忍。靠自己来克制才是最美妙的,对不对?”

 

赵启平愣了一下,谭宗明异常轻快的语气让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果然,他听见谭宗明说:“走吧,我们上去。”

  

“——去酒吧。”


赵启平看了一眼自己腿间,虽然穿着宽松的裤子,但状况也不是很乐观。他看着谭宗明,会说话的鹿眼里一副“你不是开玩笑吧”的眼神,而后者已经打开车门,绅士地倚在门边,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启平咬咬牙,都走到这一步了也不是没有豁出去的勇气。长腿一跨出了车门,锁上车,跟着谭宗明往电梯的方向走。

 

不行,太明显了。赵启平想到即将面对的人群就头皮发麻,眼神几乎要把面前始作俑者的后背烧出两个洞来。“不能碰”意味着他不能借着和谭宗明的亲昵去掩饰自己下身的尴尬,但赵医生总有办法。他把衬衫下摆从腰带里拽出来,领带抽掉折好放在西装口袋里,一丝不苟的扣子一路解开到胸口,领子扯得凌乱,双手插在兜里,用大衣下摆掩住腿,面上换上一副清高自持的神情。

 

谭宗明按了电梯,回过头的时候,着实被他这幅模样震了一下。久不见天日的白皙胸膛和漂亮锁骨第一时间闯进视线。青年挺胸抬头,藏不住的颀长傲气,不往下看,还真注意不到藏在大衣下摆的小秘密。

 

“Nice。”关键时刻,谭宗明从不吝啬自己的称赞。

 

电梯门打开,斑斓交错的灯光和音乐的海洋在他们面前铺展。赵启平乖巧地跟在谭宗明身后,走进熙熙攘攘的人潮。看似天造地设,羡煞旁人,殊不知二人心里都各有盘算。

 

接下来,注定是一场精彩博弈。

 

(未完待续)

 

*事情是这样的:深夜写着写着觉得酒吧有太多好玩的可以写啦,所以写两(到三?)章,这章撩一撩,还有一半明天接着写 

*小小小预告:试衣间&钢管

*不要打脸啊不要打脸


评论 ( 24 )
热度 ( 301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