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深海少年(二)(人鱼AU)

*设定和前文看这里:(一)

*大家担心桂姨会不会虐待阿诚,比如把阿诚做成红烧鱼之类的,我想说,所有的这些担心都不是没理由的,嗯……

 

=============================

 

明家姐弟三人住惯了繁华的大城市,突然住到僻静的海边,难免有些不适应。但明家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这个道理拿到海边也是不会变的。

 

明镜自不必说,一搬来就投身到研究所的工作里,刚接手工作,熟悉环境,踩点,认识同事,忙得热火朝天,有时干脆在研究所里过夜。

 

明楼办了转学,到当地高中念书。海边人的孩子身强体壮,皮肤晒成小麦色,脾气也直爽,打心里瞧不上这个看上去白白净净一脸书卷气的文弱少爷。年轻人心高气傲,没事的时候总爱找点事。明楼刚上半天学,放学就被几个男生围住,要教教他这片海的规矩,然后……没有然后了,第二天他们全都服服帖帖的,争先恐后地要带明楼去自己家吃海鲜。

 

明台虽然小,可比起明楼来还要顺利些。他天生开朗,能说会道,老师喜欢得紧,跟同学也很快就打成一片。明台大大方方把自己带过来的糕点玩具和同学分享,海边的孩子满心欢喜,回赠明台漂亮的贝壳、滋滋有味的烤鱼干……各种各样新奇的明台没有见过的玩意儿,还有很多很多——这片海的传说。

 

明台每天下午放学,都要到明楼书房呆几个钟头。这里到底比不得上海,学的东西对他们兄弟二人来说都太简单,因此明楼每天放学都会自学上很久,再读些书,顺便替明台也补习。

 

每个星期五,明台都要学拉丁文,小孩子最讨厌这个,嘴撅得能挂油瓶,趴在书桌上背着大哥不知道翻了多少白眼。明楼见他兴致缺缺,教的内容也差不多了,就把课本合起来,换个小孩儿感兴趣的话题:“明台,那咱们讲讲别的,就——希腊神话吧,怎么样?”

 

明台一下子来了兴趣,立刻坐直小身板,眼神亮晶晶,变了个人似的。他想到白天小伙伴给他讲的故事,立刻兴致勃勃地向大哥转述:“大哥大哥!你知道吗,他们说这片海有人鱼噢!”

 

明楼微微惊讶了一下,又觉得小孩子的话与传说可信度不高,但还是微笑着让他继续讲下去。

 

“郭子跟我讲的!他说这边的海附近啊——有人鱼!郭子的叔叔是船长,有一次出海,遇见了很凶悍的海盗,本来以为自己走投无路了,结果听见了很好听的歌声!然后就晕过去啦,他醒过来的时候,所有海盗的船都沉掉了!他觉得一定是人鱼救了他一命,因为只有人鱼会唱那——么好听的歌!”

 

“真的?”明楼托腮,竟也听得津津有味。

 

“真的!郭子跟我打了好几架,我知道他可老实啦,从来不骗人!”明台讲到兴头上,小拳头在空气里挥来挥去的,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立马捂上了嘴。

 

“哦?你小子在学校还和人打架呢?”明楼微笑。

 

明台觉得自己背上毛毛的,大姐不在家,他的底气都跟着海上的泡沫一起漂走了,赶紧硬着头皮撒娇转换话题:“我和郭子现在可好啦!我们还是好兄弟呢,他还邀请我上他叔叔的船玩儿!大哥我们讲神话嘛不讲这个了……希腊神话里有人鱼的故事吗?”

 

“下不为例。还有……不准随便上陌生人的船。”明楼的眼神把明台震得服服帖帖的,过了一会儿又放软语气,给明台讲故事:“有的,不过和你知道的美人鱼不太一样。”

 

“希腊神话里没有美人鱼,有的是海妖,她们也有名字,叫做塞壬,S-I-R-E-N。神话里的她们是河神埃克罗厄斯的女儿。她们通常是女性,会坐在礁石上,用自己的歌喉使得过往的水手倾听失神,航船触礁沉没。她们喜欢绝望和黑暗,也喜欢宝藏和沉船。对她们的外貌描写也有很多种,有说人首鸟身的,有说鸟兽人身的,有人会把她们和人鱼搞混,所以也有人首鱼尾的说法。”

 

“大哥就喜欢吓人!”明台全程都是又想听又有点怂的状态,听到最后的形态描写,顿时觉得自己的美好的童年被大哥毁掉了,捂住耳朵拼命摇头拒绝接受。

 

“也只是神话而已,口耳相传,不要太较真了……对了,你喜欢的美人鱼是Mermaid,也有Merman,男孩子。”明楼看明台这副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那就是美人鱼!”明台又撅嘴,偷瞄一眼墙上的贝壳钟,大哥的授课时间结束了,一下子椅子上跳下来:“大哥到时间啦我不打扰你看书了我约了郭子去摸螃蟹大哥再见!”说完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明楼哭笑不得,揉揉额角,他一向拿这个弟弟没有办法。

 

不过看明台信誓旦旦的样子,倒真像有那么回事。明楼从书架上取下很久之前看的希腊神话集,想再温习一遍。窗外夕阳西下,海浪泛着浅金色一波一波推上来,明楼转了转脖子,觉得久坐不好,索性放下书本,走了出去。

 

春末的海风足够暖,明楼自从上次被海浪热情欢迎,就学乖了很多,每次来海边都是赤脚或者穿拖鞋。他赤着脚踩上软绵的沙滩,被夕阳染成暖橘色的沙子漫过他的脚趾,和颜色一样暖洋洋。他眺望一望无际的海平面,渐沉的夕阳烧出半片天际的金红云霞,粼粼的波光随着潮汐朝远方延伸。

 

明楼忽然看见桂姨的身影,拎着一些明楼白天送的、自家做的点心,从房子里出来,朝海边走去。这么多天,桂姨一直都很准时,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回家。明楼每每觉得蹊跷,又想起来桂姨反复说过家里有孩子需要照料。那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明楼有些好奇。能让桂姨这么挂念,想必是一个十分乖巧的男孩子,每日在家里翘首盼着母亲归来吧?

 

明楼想起明台活蹦乱跳的样子,忽然生出了一个想法,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追到房前,喊住了桂姨。

 

“大少爷?”桂姨有些意外。

 

明楼有些懊悔自己的失礼,但既已拦住,那就说了罢:“桂姨,之前听你说,你有一个儿子?”

 

“是的……?”桂姨有些疑惑,眼神不时看着明楼身后的夕阳。

 

明楼知道她赶时间,也就长话短说:“他一个人待在家里,想必也挺闷的,明天正好是周末,要不带他来我们这里玩玩?明台和他年纪相仿,应该也玩得来的。”

 

桂姨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做声,眼神还是不住地瞟着已经沉下去一半的夕阳。

 

“很抱歉,如果让你为难的话……”明楼看她这副模样,像是不愿意,也就不想强求。

 

“不,没有的事!”桂姨看着海面,像是忽然下了决心,冲明楼重重点点头,“阿诚——就是我儿子——一个人在家确实挺无聊的,要是大少爷肯的话,我明天带他来。到时候还希望大少爷、小少爷多多担待!”

 

“那真是太好了。”明楼由衷地感到高兴,见桂姨赶时间,也就不再耽搁,和她寒暄了几句,就让她离开了。

 

她还是去往海面的方向,真是奇怪。

 

“阿——诚——”明楼念了一遍男孩儿的名字,他不知道桂姨说的诚是哪个诚,不过直觉告诉他就是言成那一个,多好听。

 

明楼话音未落,身后传来鱼尾拍击水面的声音,他以为是条大鱼,转头一看,海面又恢复了风平浪静。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沉没在海水的余波里,夜幕降临,群青泛着浅紫的天际铺展开满天繁星。

 

明楼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更期待和少年的相会。睡前他阖上手里的书,拿起床头那只海螺——每晚他都会附在耳边听一会儿——那里面装着这片海的歌,宁静、安谧、藏着海潮小小的波澜。

 

(未完待续)

 

*关于海妖和人鱼的传说如有不当还望指正

*郭子的叔叔是王天风老师

*救老师的人鱼是谁你们猜猜呀w


评论 ( 26 )
热度 ( 152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