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伪装者][楼诚]深海少年(三)(人鱼AU)

*设定和前文看这里:(一) (二)

*见面啦见面啦

*因为这里阿诚不是人类,所以时间线和年龄有变动

 

===============================

 

星期六也是一个晴天。前一天夜里明镜打了电话来,说工作忙完了,明天一早就可以回来。一家人可以一起过个周末,出去转转,或者就在家待着说说话,也是好的。

 

明楼起了大早,想起昨天晚上,听说大姐要回来,扒着门框让自己一定要喊他早点起床一起迎接大姐的明台,就走到明台的房间门前,轻轻叩了两下,没有回应。

 

走进门去坐到床前拍拍被子里的那团:“明台,起床啦。”

 

“嗯……知道了大哥…”被子里探出半截脑袋,又缩回去翻了个身。

 

明楼听他嘴里胡言乱语的,就知道这家伙还没醒,也不知昨天跟郭骑云小朋友疯玩到几点才回来,于是又拍拍他:“再不起来,一会儿大姐要回来了。”

 

明台不情愿地咕哝了几声,过了几秒忽然猛地把被子一掀,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头发乱七八糟翘成一团。

 

“乖。”明楼拍了一下明台的背,“自己把衣服穿好,我下去准备了,可别再躺回去了啊。”

 

“哦……”明台懵懵地点点头。

 

明楼把门带上,留了一条缝便下楼去准备。他知道明台的脾性,怕是自己一走,又要扑通一声倒进被窝里。时候还早,一会儿再来喊一次罢。

 

明楼下楼,阿香起得还要早,正在桌上包小馄饨,见明楼下来了,甜甜地叫了一声大少爷早。明楼笑着也道了早安,卷起袖子就要去凑上去帮忙,阿香拦着不让:“大少爷,这个你包不来的!”

 

“上次我们不还一起包馄饨来着?这不就是小了点嘛,明台都会。”说着就捻了一张皮子去舀馅,猪肉和虾加了蛋液和在一起,还有剁得细细碎碎的葱姜末——做的是大姐最喜欢的虾仁鲜肉小馄饨。

 

“阿香真是有心。”

 

“没有啦,是桂姨提的,她一直记着小姐爱吃什么!说这儿没有河虾,只能用基围虾代替,还遗憾了好一阵子呢。”

 

明楼把勺子里的馅往皮上放,结果黏住了怎么都弄不下来,手腕用劲甩下来之后,掉在掌心薄薄的馄饨皮上,刚抬手想包,皮就被弄破了,阿香还真没吓唬人。

 

“噗嗤……大少爷你的馅儿太多了,手下还要快,这个皮是桂姨自己擀的,薄得很呢!“说着阿香小手上下翻飞几下,一个晶莹透亮的小馄饨就躺在她手心里,明楼还没回过神,她就开始包下一个,“好啦好啦大少爷您去忙别的吧,这儿有我呢!”

 

“倒还真是术业有专攻。”明楼笑笑,把手里的皮和馅儿放下:“桂姨来了?”

 

“嗯,也早来了,在厨房呢。对了,桂姨今天把阿诚带过来啦,应该在一块儿。”

 

明楼一下子来了精神,抽了面纸擦擦手,就往厨房走去。路不长,但他想了很多,也无非就是之前那些心绪:阿诚几岁、阿诚多高、阿诚是什么模样、阿诚的诚是哪个诚?

 

而等到他们见了面,这些乱七八糟的想头一瞬间都烟消云散掉了,仿佛阿诚就该是这个样子,仿佛他们很久之前就见过面。

 

明楼踏进厨房,看见桂姨在灶台上边拿擀面杖把面团擀成薄薄的面皮,边往上撒生粉防止粘连。一个小小的男孩子在她身边跟前跟后地打下手,闻声,一下子躲到桂姨身后,揪着桂姨衣服下摆,偷偷看明楼。

 

“呀,大少爷您怎么来了!”桂姨看见明楼来,有些意外,手头又不能停下,只好用膝盖顶顶小男孩儿的背,“来,阿诚,跟大少爷问好。大少爷,这就是我儿子,阿诚。”

 

“……大少爷好。”声音轻轻的,但清脆好听。阿诚还是有些害羞,揪着桂姨的衣角不松手,忽然发现自己手上白花花的生粉,才赶紧松开桂姨的衣服下摆,伸手替母亲把衣服拍打干净,末了揉揉脸,脸上也花猫似的,全是粉。、

 

“你好呀。不用叫我大少爷,叫我明楼就行。”明楼蹲下来,维持和男孩儿一样的高度。平等让阿诚安心,又黑又亮的鹿眼悄悄打量面前的青年,明楼觉得那双眼睛澄澈如同清晨的海水。

 

“明楼?”

 

桂姨转身刚想责备阿诚失礼,就看见明楼把食指比在唇上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也就没再多言。

 

明楼见阿诚戒备松下来,点点头,用手背替他把脸上的粉抹干净:“日月明,高楼的楼。你叫什么?”

 

阿诚条件反射想躲,没有躲开,就乖乖站在原地让明楼替他把脸上鼻尖上的粉都抹干净:“我叫阿诚……”犹豫了片刻似乎没想出来,“阿诚的诚。”

 

明楼忍不住笑出来,阿诚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抬头看母亲的脸色,桂姨正擀面杖和刀划饺子皮,面上有些窘迫:“是诚实的诚,这孩子读书少,大少爷见笑了。”

 

“没事没事。”明楼觉得他可爱得紧,而阿诚似乎因为这一出洋相,又恢复了方才的几分小心翼翼,但看向明楼的眼神还是充满了试探和好奇。明楼伸出手,阿诚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眼睫微微颤抖,直到明楼的大手覆上来揉揉他的额发,他才睁开眼睛,继续用他明亮的黑眸子看着明楼。

 

明楼蹲久了,站起来同桂姨说话:“桂姨,阿诚看起来和明台差不多大,在上学么?”

 

桂姨正把切好的馄饨皮摞在一起,听见明楼这么问,支吾了片刻:“阿诚他……他上学的。”

 

“我明白了。”明楼低头看见阿诚还在偷偷打量自己,又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男孩儿的头发和明台那一头乱翘的毛不同,乌黑柔软,蹭在手心,忍不住想叫人多摸几下。明楼见桂姨犹豫的样子,便知道她或许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也就不再追问。

 

“这样吧。”趁桂姨离开厨房给阿香送馄饨皮的空当,明楼叫住了她,“以后有空常带阿诚来这儿,我和明台平日除了上学也没什么别的事做,在一处热闹些,也好教他多读点书,这么好的孩子……”明楼怕冒犯了桂姨,便把到嘴边的“可惜了”三个字吞进肚子里。

 

“哎,好。”桂姨转身出门,临走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阿诚,男孩儿冲她眨眨眼睛表示自己没问题,桂姨这才放心地走了。

 

“要不要跟我出去看看?”明楼又蹲下去,阿诚冲他点点头。

 

一路上阿诚对各种家具陈设都很感兴趣的样子,却又克制着自己不表现得太过失礼,一路安安静静跟在明楼身后。明楼看他这幅样子,觉得可爱得很,又由衷的有些心疼:他之所以这么好奇,大概是因为桂姨家里没有这些东西?

 

于是他又放软语气跟阿诚说了一遍:“喜欢的话,常来玩,好不好?”

 

阿诚澄澈如海水的眼睛泛起几丝波澜,眨了几下,看看客厅跟阿香一起包馄饨的桂姨,又看看明楼,最后终于点了点头。明楼弯起嘴角给他一个一字笑,带他上楼去叫明台起床。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忽然明楼听见“扑通”一声响,吓了一跳,回头看时发现阿诚楼梯踩空,摔了一大跤,赶紧凑上去看阿诚的情况。

 

那边桂姨闻声,也赶紧跑过来,从楼下探头问阿诚的情况。阿诚没哭,只抱着膝盖,眉头皱成一团,小声抽了几口气之后,对着楼下大声说:“妈妈,我没事!”可是明楼看他扁着嘴苦兮兮的样子,分明是疼得很。

 

“好孩子。”大手抚上膝盖轻轻揉搓,倒也没什么淤青和伤痕。男孩的腿好看得紧,光滑洁白,骨骼纤整,一点都不像海边风吹日晒的野孩子。阿诚缓过来之后,抓着明楼的胳膊,拍拍屁股就站起身。明楼跟他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没有哪里摔坏,才放下心来,牵着阿诚的小手一步一步地上楼。

 

明楼推开明台的房间,果然如他所料,明台维持着倒下去的姿势仰头呼呼大睡。阿诚躲在门外,说什么也不肯侵入别人的领地。于是只有明楼进去,坐在床边摇晃明台露在被子外面的肩膀和胳膊:“明台,你刚才怎么答应我的?”

 

明台的呼噜声渐小,明楼知道他已经醒了,只是不敢睁开眼睛。

 

“大——姐——来——了。”明楼故意拖长声音。

 

明台掀开被子一跃而起冲进洗漱间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咦?”明台叼着牙刷探出半个小身子,他发现了阿诚,“他是哪里来的?”

 

“他啊,海里来的。”明楼一脸镇定。

 

“诶——!”明台睁大了眼睛。

 

阿诚从门后收回脑袋,心里咯噔一下。

 

明台忽然反应过来大哥在逗自己玩儿:“哼!大哥就会欺负我,我要下去告诉大姐!”

 

“大姐还没来呢。”

 

“大哥你又骗我——!”明台哀嚎。

 

虚惊一场。阿诚的心跳渐渐平复,又忍不住好奇,探头去看这兄弟俩拌嘴,忍不住有点羡慕,肩膀忽然被抓住,从门后轻轻推了出来,回头看,是明楼。

 

“这是阿诚,桂姨的孩子,你应该叫他一声哥哥。”

 

明台还气着,扭头撅嘴:“不叫!”

 

“我和大姐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

 

明台最怕大哥板起脸来的样子,气势一下子软了,可嘴上还是不肯认输:“……不叫!他比我矮呢,应该他叫我哥哥!”说完了看明楼脸色更加不好,赶紧飞速洗漱完跑下楼,不一会儿楼下就传来他为虾仁鲜肉小馄饨的欢呼。

 

“明台他就这样,你……”明楼拍拍阿诚的肩膀,想说些什么来安抚他,男孩就转过身来,漂亮的黑眼睛会说话,眨两下告诉明楼他并没有生气。

 

二楼是明台和大姐的房间,还有客房和储藏室。阿诚的好奇心还是没有减弱,致使他跟着明楼看了一圈再下楼的时候,又踩空了楼梯。这次是屁股着地,阿诚掌握了爬起来的诀窍,迅速在桂姨再次问询之前爬起来跑下楼梯,跑到她身边告诉她自己没事。明楼跟在后面也下楼,觉得这个男孩儿真是可爱。

 

小馄饨包好一批下锅煮的时候,明镜正好回来,又惊又喜,感念桂姨阿香的记挂和手艺。明台哭唧唧地扑到大姐怀里控诉大哥这期间的种种“罪行”,明镜对着明楼佯怒,明楼也很配合,连声说大姐我错了。明台狐假虎威了一把,躲在大姐背后朝明楼做鬼脸。

 

明镜邀阿香桂姨们也一起上桌吃早点心,忽然多了好些人,平时姐弟三人吃饭的方桌得拆成长桌才坐得下。明楼向明镜介绍了阿诚,明镜也不掩饰对孩子的喜欢,当即劝桂姨常带孩子来玩。桂姨连声允诺,阿诚眨眨眼睛,捧着碗啊呜吃一只小馄饨,皮薄馅足,蛋滑虾鲜,心里也小小地高兴雀跃着,不知不觉连碗里葱汤都喝干净。

 

饭后桂姨和阿香收拾碗筷,明台缠着大姐撒娇,又剩下明楼和阿诚两个,明楼便带他去了自己的房间。

 

阿诚一眼就看见那只海螺被明楼放在床头,光滑洁白,浅浅的金色纹路,他惊讶又欢欣。明楼顺着他的视线,把海螺拿到他面前:“你想要这个?这是这片海送给我的礼物呢,你喜欢的话……我想大海不会介意我把它转送给你。”

 

阿诚使劲摇头,又把海螺放回明楼手里,小小的手裹着明楼的大手,示意他抓紧。明楼见他不要,就把它摆回床头。再看阿诚的时候,男孩的视线已经被书架吸引过去,抬头看着一排排书脊出神。

 

“这是书。”明楼说。

 

“书?”这不在阿诚事先从桂姨那里知道的基础词汇范围内,只好眨眨眼睛,用困惑的眼神看着明楼。明楼只当他没受过教育,连书都不知道是何物,又是心疼又是耐心地向他解释书是什么,末了抽出一本明台小时候的绘本,在阿诚面前摊开。

 

“你看,这上面有字,有图画,有故事,也有知识。”

 

阿诚懵懵懂懂地点头,顺着明楼的指尖去看摊开的书页,深深浅浅的蓝色画出深海,点缀着白色鱼群,贝壳中央坐着鱼尾巴的女孩子。书页的另一边是很多阿诚看不懂的符号,阿诚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看着明楼。

 

“Little Mermaid。”明楼念出书名,这是全英本,对阿诚来说似乎有点太难,刚想换一本,阿诚听见就能明白词的意思,他好奇小美人鱼的故事,拼命摇头不让明楼放回去,明楼只好边给他读边翻译,生怕他听不懂。

 

明楼一遍英文一遍中文,对阿诚来说相当于听了两遍。他被深深吸引,以至于故事讲完了,他还目不转睛地盯着明楼翻阖上书页的手指。

 

“喜欢的话,这本书送给你。”

 

明楼的声音让阿诚回过神来,看着深蓝色烫金的漂亮封面,想伸手去接,又想起了什么,摇摇头:“我……不可以收。”

 

“书是不一样的。”明楼把书放进他手里,“你很喜欢它,对不对?”

 

阿诚犹豫了很久,小手抓紧了接过来,把书抱在了怀里,重重地点点头。

 

“那就收下它。阿诚这么聪明,应该多读些书的。”明楼伸手揉揉阿诚的头发:“有空的话可以多过来我这里,我教你认字。”

 

阿诚睁大了眼睛,那里面明明灭灭,澄澈的海掀起了小小的波澜。

 

**

 

日暮时分,阿诚跟着桂姨离开明家的时候,悄悄拐弯,趁桂姨不注意,把书放进空了肚子的大贝壳里,再连同贝壳埋进沙子的深处。

 

“……妈妈。“

 

“嗯?”

 

“我以后可以经常来吗?”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人类。”

 

阿诚浮上月光粼粼的海面,远远看着明楼书房亮着的灯光,小小的心里,似乎有点明白小美人鱼甘愿用声音交换双腿的心情了。

 

(未完待续)

 

*阿诚会二连摔是因为第一次变腿不习惯爬楼梯

*阿诚能听懂各种语言but他不识字

*桂姨还没发现阿诚不是亲生的


评论 ( 52 )
热度 ( 216 )
  1. 肥啾九天落翎 转载了此文字
  2. 肥啾九天落翎 转载了此文字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