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全职高手][邱翔]日久生情 04

离天亮还早,邱非躺回床上,盖着队服睡了个回笼。 醒过来的时候隐约有光亮从窗帘缝隙渗进来,邱非翻了个身,发现身上沉甸甸的有些不对劲——两条被子。 被角掖得严严实实把邱非裹成一条很微妙的形状。 他有点哭笑不得。裹成一坨确实比队服暖和的多,但放在夏末实在是不合时宜,甚至,令人发指。

掀了被子,找到被扔在床铺角落的遥控器,关掉空调。浑身浸着汗难受得紧,邱非拎着领子抖开粘在背后的T恤,翻身下床准备洗个澡。掌心撑在床铺的另一半,冰凉一片。

质量不算太差的睡眠也没有持续太久,拉开窗帘,天还未亮透。

又去训练?嘶啸着摆尾回首的龙的身影掠过脑海。邱非顶着花洒甩了甩头发,不自觉地拧大水流,瞬间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水声里。

——该是新的开始了。


邱非没有先去食堂,而是向训练室走去,他想孙翔大概会在那里,为了增进了解或许自己还应该邀请他一起去吃个早饭?邱非并没有过主动去和人搞好关系的经验,只要有荣耀就够了。但如今他却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而且对象还是孙翔。

“为了荣耀。”

他这么对自己说,然后推开训练室半掩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叼着油条的…肖时钦。

本来目不转睛盯着屏幕不时做着笔记的肖时钦听见响动,一下子乱了阵脚,二话不说丢了笔,把嘴里的半截油条囫囵吞了下去,然后推了推眼镜,三分紧张七分故作镇静地抬起了头,见来人是邱非立马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因为噎着而打起了嗝。

邱非不动声色地看着肖时钦手忙脚乱地捶着胸口,抄起手边豆浆一饮而尽,长出一口气,最后屈起食指再次推了推眼镜,向他露出个有点尴尬的笑:

“雷霆待习惯了。我们那儿从没这规矩……”肖时钦指了指背后的墙上的队规,“禁止吸烟”的下一条俨然是“禁止携带食物入内”,“抱歉了,下次一定改。”

“肖前辈大早上就来工作,辛苦了。”邱非只是盯着那两条队规看,“叶队…叶秋前辈以前就经常抽烟。况且这些规定,现在也没什么人会严格遵守了。”

肖时钦意识到话题有些不对头,赶紧转移:

“你不也挺早,来训练?”

“我来找孙翔前辈。”

“……”肖时钦有些意外,“那跟孙队相处怎么样?还合得来吧?”

邱非一愣,视线从队规上挪开,点点头,又摇摇头。半晌,说了句:“我去找他。”出了训练室。

留下肖时钦一个人纳闷,叹了口气继续手头的资料分析。

走出去挺远一段,邱非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孙翔会去哪里。太阳已经升上来,在脚下拖曳起浅浅长长的影子。

腹内空空如也,邱非放弃了四处打转的打算——果然还是做不惯这类事。这么想着,径直朝食堂走去。路过大门时不由自主地向马路对面的兴欣看了一眼,却意外发现路这边有个人背朝自己,视线对着相同的方向。

那架势除了孙翔还能有谁。

邱非绕到他身侧,见他一手拎着装了早餐的塑料袋插着腰,一手举着油条咬牙切齿啃得那叫一个铿锵有力——视线紧盯着兴欣二楼的某个窗口。

“前辈……”邱非有点无奈,伸手拍了拍孙翔的肩膀。

毫无防备的孙翔惊得肩膀一缩,攥着手里半截油条咳嗽起来:呛着了。邱非赶紧拍他的背替他顺气,掌心覆上背部流畅的骨骼和肌肉线条,身材还挺好。一瞬间分神想到。

“卧槽吓我一跳……”孙翔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被人尽数收在了眼底,又撇开头去继续咳了两声。也不知是因为羞赧还是确实咳得剧烈,原本白净的脸上覆了层薄红。不多久板起一张苦逼脸,抱着丝侥幸转过脸来,问了句:“你都……看见了?”

邱非点头,看见孙翔瞬间泄了气垂下脑袋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应该摇头才对,为时已晚。他自己也觉得好笑,怎么才两天不到就见识到这人这么多脱线的举动。正移开视线在有限的经验里搜索着如何了结这一场尴尬,不料竟是孙翔先开的口:

“……叶秋。”他闷闷地说,“我要打倒叶秋。”

孙翔抬起头望向邱非眼底,声音也清晰了许多。

邱非皱了皱眉,他这番心思早就人尽皆知,为什么现在偏又要再说一遍?

“看吧,又是这样的眼神。”

“……”

“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不待见我,把我当笑话看。整天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哪怕我当了嘉世的队长你们还是围着他转。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我也一直在拼命努力啊……”说着说着又垂下了头,声音都堵在了喉间。

“啧……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都忘了你也是叶秋大忠粉一个。”

邱非对这番没头没尾的倾诉有些措手不及,听他一番话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为了荣耀,不都是为了荣耀么。孙翔也不过就比他大那么几岁。邱非看他一副落寞的样子,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前辈,没人嘲笑你的。我也想打败他。”

“真的?”孙翔的整个人一下子被点亮,反手抓住邱非的手臂,不一会儿又逐渐黯淡下去,“我不信,你唬我呢吧。”

“我没唬你。不然我为什么要留在嘉世?一叶之秋早就在你手里了不是么。”尽管同原来的意思有点偏差,但用来安慰安慰孙翔应该没什么问题。

果然,孙翔瞅着脚尖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理,方才的阴霾立马一扫而空,咧嘴笑开来,明晃晃两颗虎牙。

邱非没想到他会那么高兴,但见他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心里也松了口气,明白自己这算是又过了一个坎。放下心来之后注意力分散到了别处,这才觉得他们之间靠得有点太近。他的手还保持着安抚的姿势覆在孙翔后背,不熟悉的体温沿着掌心传递过来,隐约传来略亢奋的心脏鼓动,而孙翔抓着他的手臂久久不放。交错着,有点像拥抱的姿势。

“前辈,抓太紧了。”邱非收回手,后挪半步想退回让他感到舒适的距离。

“啊?哦哦哦!不好意思我……我太高兴了!”似乎孙翔也察觉到气氛的微妙,赶忙松了手,忽然想起手里的塑料袋的存在,顺手就把它塞到了邱非手里。

“……?”邱非打开看了看,豆浆油条吸管,中式早餐标配。

“正好今天买得多!我跟你说路对面街角那家早点铺的豆浆特别好喝,每天早上都得跟一大群大妈挤着排队…今天高兴,我这杯就给你啦就当我请客!”

邱非把豆浆拿出来,看了看盖子上印的图案。

“别告诉我你已经吃了早饭啊?”

“没有。”为了印证这句话邱非摸出吸管戳开了包装。

“那就好,对了好像还有个晨会的样子我们先走着?”孙翔乐呵呵的,也不等他回应就哼着歌大步走向前去。邱非叼着吸管跟了上去。

其实那家店的豆浆叶秋还在的时候邱非也经常去买,但是印象中好像——

没有这么甜。

评论 ( 19 )
热度 ( 44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