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子白,不可以吃噢。
更文周期诡异。
微博@野生子白

[刀剑乱舞][堀兼]夜宴(R-18)

*想写喝了酒的兼先生,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写了很多其他梗(告白什么的)

*一点点长蜂倾向

*性格理解方面如果有OOC全部是我的锅可以打我

*催文的宝贝们也可以尽情打我我回来了打这个爬墙的我可以获得掉落(

*情人节快乐!要幸福哦!

===============================

蜂须贺虎彻在一个晴朗的下午锻出了长曾弥虎彻。

除了蜂须贺虎彻闷闷不乐,浦岛虎彻拉着二哥语重心长地开导之外,整个本丸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特别是新选组的刀们,纷纷翘了内番来向大哥问好。手合番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争着要先和大哥切磋,晒衣服的和泉守兼定把被单一甩三步并做两步跑过来,堀川国广一边小跑一边捡被单一边喊着“兼先生兼先生这样可不行”也跟了上来。

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再聚首实在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

“怎么能没有酒呢!”

——和泉守兼定如是说。

听见这句话,围在长曾弥虎彻身边蹦蹦跳跳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身后的堀川国广。

堀川轻轻叹了口气,抱着被单耸耸肩,表示我也没办法呀。

“哈哈哈,确实很久没聚了。”长曾弥虎彻目送兴冲冲从屋里拿了钱出来的和泉守和边挂被单边说着“兼先生要去买东西的话先把内番服换了呀”的堀川跑出本丸,忍不住感慨了一番,“好久不见,大家还是一点没变。”

“不要说得好像你已经很老的样子啦!”安定吐了吐舌头。

“那就开宴会吧!宴会宴会!”清光把刀收起来,内番就被十分自然地忘记了。

“呃……你们要不要也一起?”长曾弥虎彻走到弟弟背后挠了挠头。浦岛虎彻转过脸来不停地点头,悄悄扯蜂须贺虎彻的袖子,蜂须贺握了握拳,没有回头。

“……我不愉快。”闷闷的一声。

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买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际只剩一抹橘色,藏青色的夜空已经挂上了星星和月亮,是个月明星稀的好天气。

“我们回来了!”和泉守兼定的声音辨识度很强,等了半天的安定和清光立刻蹿到了门口。

“等你们好久啦!”

安定眼尖,发现了堀川怀里抱着的酒瓶:“哦哦!这不是伏见酒嘛!哪里找到的?”

“抱歉、抱歉!我们回来晚了……本丸附近没有伏见酒,兼先生说一定要买到当初大家经常一起喝的那种酒,我们就绕了好大一圈,还好终于找到了。”堀川解释道。

“不晚不晚,正好可以赏月!”长曾弥向门口的二人招手,堀川看见背对他们坐着的蜂须贺虎彻,轻轻“咦”了一声,又“噗嗤”笑了出来。

“嗯,怎么了国广?”和泉守兼定疑惑。

“没什么没什么,快去吧兼先生,可别又喝多啦。”堀川把酒瓶塞到和泉守兼定的怀里,推着他的背进了屋。

新选组的酒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本丸资深前辈安定和清光给长曾弥大哥科普这个时代的出战方式,说着说着就争论起谁去池田屋出阵的次数多一些,到底有没有见过冲田君,接着就开始讨论剑技,谈起以前主人的事情。

被浦岛劝来的蜂须贺本来在角落一个人喝闷酒,结果忍不住也被他们的聊天内容吸引,端着酒杯听了起来。曾经跟着原主出生入死,如今云淡风轻地喝酒谈论故人旧事,竟然有些让人羡慕,赝作与否在他们的故事里似乎真的是无关紧要。蜂须贺盯着长曾弥的侧脸这么想的时候,对方正好抬眼看他。蜂须贺赶紧撇过头去,灌了一大口酒。不,都是酒喝多了的胡思乱想,赝品就是赝品,无法饶恕。看浦岛多可爱,等等,弟弟你怎么在偷笑,有什么好笑的啊?

被夸奖了的兼先生今天格外高兴,一杯倒的酒量接二连三地喝也没有趴在酒桌上睡着,话题从石田散药聊到三条大桥,还搂着微醺的安定和清光举着酒杯向长曾弥敬酒,长曾弥虎彻大笑几声感慨道好久不见兼定这家伙酒量变好了嘛,接着就看见他朝着本丸的挂灯忘情地举起酒盏。

“看哪,今夜的天狼星——!”

“……”

最终和泉守兼定的超常发挥也没有敌过不可抗力,豪迈的一饮而尽之后没多久就枕着自己的袖子睡了过去。一边的堀川见状,不作声地将杯中酒饮尽,轻轻放下酒盏,直起身来。

“对不起呀大家,兼先生又喝多了,我得带他去休息。”

堀川十分抱歉地笑了笑,新选组的刀们也习惯了这样的展开,让堀川不用过意不去。堀川再次表达了歉意,轻轻晃了晃和泉守兼定的肩膀,见对方睡得正香,便抬起他的胳膊架到自己肩上,跟大家打了招呼,把人带出了席间。

堀川国广很清楚和泉守兼定喝醉的情状——倒不如说兼先生的每一种样子他都熟记在心——话多是酒醉的前兆,接下来会闹腾一会儿,然后毫无防备地趴在桌上睡过去,一觉直到天亮,谁都叫不醒。

不过他从来没喝过今天这么多。堀川很确定他的酒量一直是小得可怜的半杯,而今天他竟然一口气喝了小半瓶。堀川有想过劝阻,不过想到下午找到伏见酒的时候,兼先生闪闪发光的眼睛,就没有开口。

——那是土方先生最喜欢的酒。

结果他也没有忍住,还和他一起喝了不少,一时忘了两个人酒量根本不能比。

走廊很安静,没有亮灯,一轻一重的脚步和一稳一乱的呼吸交织在黑暗里,清晰可闻。胁差比打刀矮了一大截,堀川扛着他的时候,反倒像是整个人被他圈在怀里。和泉守兼定漆黑柔软的长发披在两个人的肩上,发梢混着酒香和梅花香。那是堀川给他挑的洗发水味道,和沐浴露是一套。堀川偏头凑近和泉守的脖颈嗅了嗅——兼先生总是不拘小节,喝的时候衣襟上也沾上酒——醉醺醺带着体温的甜香。

堀川有些脚步不稳。

“兼先生,兼先生?我们到了。”堀川来到两个人的房间门口,一只手扶着和泉守的背,一只手去拉和室的门。和泉守醉醺醺的,把下巴搁上堀川的肩膀,带着热度的脸颊几乎贴上来,堀川手一抖,抓空了门把。

“兼先生,不要闹……”堀川定睛看准了门把不去看他,终于顺利拉开,迷迷糊糊的和泉守跟着堀川的步子往里走,脚下踉跄几下踩到了自己的袴,堀川被他带着,两个人一起摔进了屋里,不小的动静。

“兼先生!”

堀川及时拿膝盖和手肘撑住了地,才没有压到垫在下面的和泉守,而被自己绊倒的兼先生似乎没有摔疼,不过倒是从醉酒的美梦里醒了过来,从喉咙里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模糊音节。

“嗯……”

堀川松了一口气,这才发觉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些,赶紧撑起身子,想去打盆热水给兼先生擦擦脸,还得去厨房做些解酒的东西以防万一。

转身离开的时候又绊了一下,堀川暗自责备自己今晚怎么这么不小心,看来下次不能再放纵自己喝那么多酒。转头去看的时候,发现是自己衣服上的红绳缠在了和泉守兼定的手上,不,是兼先生在……拽着它?

和兼先生袖子上、腰上一样的绳结,被兼先生攥在手里。

“兼先生……”堀川觉得今天真的喝得有点多,酒似乎后劲也有点大,总之脸颊不合时宜地烫了起来。他低着头去掰和泉守兼定的手指,对方手指松了松,堀川刚想把绕在一起的红绳解开,就被反手握住了手。

堀川整个人一凛,心如擂鼓,这可不是酒的过错了。

抬眼看去,漂亮的湛蓝眼睛半睁着,醉意和月光三七对分,正定定看着自己。堀川的呼吸急促起来,指尖在和泉守的手心里动了动——没有舍得抽出来。

“…………国广?要去…哪里?”

“兼先生……我就在您身边,哪里也不去。”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俯下身,他们鼻尖抵着鼻尖,近到他可以数清楚和泉守兼定的睫毛,一根一根,随着上下起伏的胸膛轻轻颤抖。泛着水光的薄唇上丝丝缕缕是酒的香气。堀川国广挠了挠和泉守兼定的掌心,后者觉得痒,松开了些,于是趁机把手指插进指缝里,调整成十指交扣的姿势。和泉守兼定眨了眨眼睛,转头看着交缠的红绳和两人扣在一起的手,疑惑、却似乎并不排斥这样的亲密举动。

“……兼先生。”堀川轻轻喊他,醉酒的和泉守反应慢了些,顿了两秒才把脸转回去,看向声音的来源。

漂亮的湛蓝色——那是折射着月光的、堀川国广的眼睛。和泉守兼定还来不及读懂那里面闪烁着的情绪,就感觉冰凉柔软的什么小心翼翼地覆上了自己的嘴唇,又立刻离开。

“我知道这样很狡猾,但是……”堀川国广的声音压得很低,有些日积月累藏在心底的情感却再也压不住。

“……兼先生,我喜欢你。”

“从很久以前……一直,喜欢你,兼先生。”

意料之中,有些迷茫又惊讶的眼神。为了证明一般,堀川又啄了一下他的嘴唇,见没有抵触,便吻得深了些,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他的嘴角。

“也从很久以前,就想对兼先生这么做了。”

堀川国广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他知道和泉守兼定能听见。他伸手拨开和泉守兼定散乱的长发,捧住他的脸,拇指在他有些发烫的脸颊上来回摩挲。

“兼先生,再不推开我的话,就没机会了哦?”

喜欢……我?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本来就无法思考的头脑更加混乱,心跳声响彻耳膜,和泉守有些慌,他想找些什么来让自己冷静下来。国广的手很凉,指尖很凉,嘴唇也很凉,本能的安心感让他握紧了堀川国广的手,脸颊有些贪婪地磨蹭他的手心。搞什么啊……原来国广…喜欢我的啊。

太好了。

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这样的兼先生面前毫无用武之地。堀川国广勾住和泉守兼定的脖子吻他,灵巧的舌头撬开唇瓣钻进他的口腔,去勾他沾染了酒香的柔软舌尖。和泉守兼定完全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换气,吻着吻着就喘不过气来,堀川松开他,看他因为呼吸不畅而泛红的脸颊,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

“兼先生真可爱。”

=========================

不老歌: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2571&tid=3225716#Content


微博:http://wx2.sinaimg.cn/mw690/005EjWzOgy1fcpeinmhhaj30c89ca7d5.jpg

=========================

结果竟然头脑一热就做到了最后。

堀川国广伏在和泉守兼定的胸口,听着和自己呼吸渐渐同调的心跳声,有些懊悔酒精作用下过于仓促的告白。而从和泉守兼定的角度看过去,不应期的堀川国广就像乖巧地趴在自己怀里的小型犬——如果忽略他们仍然连接在一起的部位的话。堀川小心翼翼地退出去,精液溢出来的粘稠感让和泉守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腰。

“兼先生,对不起……”堀川小声说,“我马上帮您清理干净!”说着便要爬起身,话音未落就被和泉守兼定揽住腰摁回了怀里,湛蓝的圆眼睛看向和泉守,难得的讶异神色。

“你这个笨——蛋——“和泉守兼定的后半句很小声,“不喜欢的话……谁会让你做到最后啊。”

“诶?”堀川国广迅速在心里解析起和泉守兼定这番话的深层含义,还没等他得出结果就被和泉守兼定给打断了。

“所以说——听好了!”和泉守兼定的声音清了清嗓子。

“我也喜欢你啊!笨蛋国广!”

“兼先生——!”

“啊啊,等等!不要突然扑上来!唔……”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450 )

© 九天落翎 | Powered by LOFTER